有优质的资源却找不到演技,刘亦菲和倪妮同命相连

栏目:明星八卦 编辑: 时间:2019年11月06日 12:28:25

十年前,我上大学时,寝室里有室友在自己床头贴了好几张刘亦菲的海报,他对海报疯狂到了“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碰”的地步。我问他:刘亦菲好在哪里?他说:不知道啊,反正就是漂亮

十年前,我上大学时,寝室里有室友在自己床头贴了好几张刘亦菲的海报,他对海报疯狂到了“除了自己谁都不能碰”的地步。

我问他:刘亦菲好在哪里?他说:不知道啊,反正就是漂亮呗,神仙姐姐啊!以后我找女朋友就按这个标准找。

“神仙姐姐”确实名不虚传。那时候的刘亦菲鲜嫩又水灵,长发、大眼、小嘴,符合屌丝宅男的一切审美标准。

只是,十年过去了,刘亦菲被记得的,还是“神仙姐姐”。 

看评分,演完“神仙姐姐”后几年的每部作品豆瓣评分只过了6分,而近作,没有一部达到6分,简直就是不及格。看票房,这几部电影中,最低的是2429万的《白幽灵传奇之绝命逃亡》,最高的是《四大名捕大结局》拿下1.9亿。只是,按现在的国产电影市场来说,成绩真的不算抢眼。

粉丝们打高分,评价也只是简单粗暴的“颜即正义”。

2002年,还有两个月就15岁的刘亦菲就接下了《金粉世家》里的白秀珠一角,和陈坤、董洁一起演戏。但刚进剧组时,男主角陈坤并不情愿和她搭戏。

为此,制片人游建明特意找来自己公司的艺人,边拍边给刘亦菲上“影视速成课”。刘亦菲也承认,当时自己就是凭直觉演戏,别人帮她把台词划下来,标上序号,再不停地说一些鼓励的话给她打气。基本上每天把台词说完就有人鼓掌。

手把手教演戏,这样的机会不多。上过北京电影学院,可刘亦菲的表演依然单薄得如同当年那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之后,因为接演《白幽灵传奇之绝命逃亡》和《露水红颜》演技成灾,直接被网友评为:和尼古拉斯·凯奇并列“中外烂片王”的头衔。

之前我们八过景甜的超级资源和不佳演技(景甜:她的演技跟她的背景一样是个谜),刘亦菲也是那种“啥都不缺,就想演戏”的女同学。

她住在北京号称4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宅子里,在钓鱼台国宾馆耗资180万举行过18岁的成年礼,更有个能帮自己搞定国际资源的干爹。

有优质的资源,有较长的戏龄,合作过无数大牌,可最后,却找不到演技。

同样站在高起点,有一部了不起的代表作的小花,还有倪妮。

头顶谋女郎的光环,和国际影星克里斯蒂安•贝尔搭档。倪妮可以说是在万众瞩目下,从《金陵十三钗》的荧幕里款款走来。

当年拍摄《金陵十三钗》时,张艺谋刚遭遇上一部电影《三枪拍案惊奇》的口碑失利,国师金字招牌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吐槽,张艺谋对这部电影的在意程度,甚至显得有点“独裁”。

李欣汝、何珺、付璐璐、蒋婧4位演员因为在微博中透露“近日正在参加集训”,并爆出培训过程的照片后就被剧组开除了。而倪妮则完整经历了培训、拍摄、宣传,得到完整出演的机会。

当时进组后,张艺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消除倪妮身上的“播音腔”。

倪妮大学专业是播音主持,导致一到镜头前就端着,字正腔圆地念台词。可张艺谋对电影的要求是“真实”:演员要揣摩人物心态,与角色融合,不要有“演”的痕迹。

紧接着,为了迅速把校园女生打造成风尘女子,张艺谋请了表演老师,给她们加了豪华套餐:让这些女孩们打麻将,再故意制造矛盾。让女孩们闹起来,有的不高兴了,有的骂起来了,表现就越来越自然了。老师还教她们熟悉自己的身体,包括自己的头发、鼻子,以及怎样穿丝袜,怎么样解开旗袍的纽扣最美。

倪妮最后脱颖而出的扮演玉墨,就是在这个环节胜出。因为她很懂得如何去展现自己身体最美的一面。倪妮在片中风情万种的“摆臀”走路法,也是按照“把自己想象成一条蛇”的训练方法训练出来的。

最后的成果,所有人都看到了:倪妮版玉墨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而《金陵十三钗》也成了倪妮迄今为止分数最高的电影作品,豆瓣评分8分。

只是玉墨之后,倪妮却高开低走,这几年里,她同样没有一部作品得分“破6”。 

这些“小花”都起点不错、长得不错,可为什么会陷入“处女作就是代表作,之后一部比一部糊”的尴尬套路?

第一,她们的第一部作品,都是经过精密的调教呈现出来的,而需要调教的演员,可能天赋方面并不是特别突出。

刘亦菲是想演戏的小女孩、倪妮是未来女主播,带着青春,带着美貌,加入了一个水准不错的团队,加上实力派导演亲力亲为的指导,是可以在短期内达到速成效果的。

第二,人在面对压力的情况下,会本能爆发想要证明自己的冲动。

《金陵十三钗》里一共13位秦淮风尘女,没准儿哪天就会被开掉,倪妮也不是一早就定好的百分百女主角,她的“播音腔”被张艺谋嫌弃过,可最后的成片中,观众看到的是一个南京话、英语都说得特别顺的玉墨。可见压力越大,能力也越大,就像健身一样,以为自己只能跑5分钟的人,潜力能达到的最高值很可能是30分钟,在极端的情况下爆发出的小宇宙,连自己都会不可思议。

第三,后期作品团队水准不稳定。

倪妮后来接演的作品中,《杀戒》和《我想和你好好的》都是新导演的作品,导演本身尚且稚嫩,又是小制作,不可能再造一个磨练演技的环境。而《等风来》里的女白领和《新娘大作战》里的准新娘都确实够“作”,然而都流于表面,是只需要搭上一半功底就能完成的角色。

少了《金陵十三钗》时期那种孤注一掷在一部戏上的决心,气场也随之弱了下去。

尽管演技没有实质的提升,可倪妮还是足够红的。

根据统计,过去一年,倪妮上了21个杂志封面,这个成绩,秒杀了一众女星。前几年和冯绍峰恋爱,两人共用经纪人,倪妮的局面被一下就打开。之后,倪妮与井柏然相恋,更是上热搜,给自己带来了较大的人气红利,不少高端品牌支持赞助。

刚刚过去的戛纳电影节上,倪妮身着Zuhair Murad长裙搭配Tiffany的珠宝亮相戛纳红毯,美照也是够艳光四射。 

经常有人问:某某演技并不是很好,为什么就红了?

因为当下的环境里,红不红跟演技有关系,但并不是直接的决定性关系。

有作品当然好,可别忘了,女明星本身就是一面招牌,热搜、绯闻、真人秀、品牌、代言、封面……这些元素只要能占到一个以上,本身气质又不是特别LOW,都可以达到“看上去很红”的效果。

可真要拿演技说话,还是为这些“小花”们感到遗憾,顺便哀叹一下:年轻女演员们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张曼玉一路顶着“花瓶”名号走,直到1989年凭《人在纽约》拿下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1993年后因为演活了阮玲玉,拿下金像奖影后,真真切切的用演技为自己正名的。

那一年她还不到30岁。 

最早的谋女郎巩俐,1992年就已经凭借《秋菊打官司》拿到威尼斯影后,当时的她也才27岁。

今年8月倪妮将满28岁,刘亦菲将满27岁。跟前辈女演员比起来,在“奔三”的阶段里,她们并没有更出色。

乍一看,在张曼玉、巩俐成名的年代,没有真人秀,没有互联网,没有热搜榜。一切让人分心的因素都没有,女演员有精力和耐力磨练演技。

但把黑锅甩给时代环境,显然是幼稚的。

因为,绯闻总不会断,热点总是被新的曝光覆盖,总会有源源不断的新鲜小花前赴后继地站到台前。

不论娱乐圈怎么变,生存之道还是那么简单。

能留下来的永远是作品,对于女演员而言,手中最该攥紧的硬通货是自己的演技。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