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慢,诗词里的少年轻狂,如今已锁了心

栏目:情感故事 编辑: 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4:45:39

现在能读诗写诗的人定是对生活有着清醒认识,又不苟同现实的清流。最近看见圈里有位写诗的朋友,不禁被诗中的美好意境击中。谈到最懂生活的当代诗人木心,曾说:“生活的最佳

现在能读诗写诗的人定是对生活有着清醒认识,又不苟同现实的清流。最近看见圈里有位写诗的朋友,不禁被诗中的美好意境击中。

谈到最懂生活的当代诗人木心,曾说:“生活的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他的诗亦是如此,有单纯率直的美好,也有清醒透彻的领悟。欣赏他其中美的惊艳的一篇。

《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前记:很羡慕古人那种含蓄的表达情感。约会便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意境。美人大都是,眉眼如画,巧笑倩兮。谈情必然是和英雄琴瑟和鸣,儿女情长。

这样荡气回肠的爱情势必有许多千古绝唱。与君分享一首古诗词。

《十里红妆·女儿梦》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正,铺十里红妆可愿? 却怕长发及腰,少年倾心他人。待你青丝绾正,笑看君怀她笑颜——何晓道

后经人改编的版本:

待我长发及腰,将军归来可好?

此身君子意逍遥,怎料山河萧萧。

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

寒剑默听奔雷,长枪独守空壕。

醉卧沙场君莫笑,一夜吹彻画角。

江南晚来客,红绳结发梢。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