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运莹好声不断《野子》“好歌曲”惜败杭盖乐队

栏目:明星八卦 编辑: 时间:2019年08月20日 17:13:35

Hebe&苏苏 昨晚,CCTV-3第二季《中国好歌曲》收官,此前冠军呼声颇高的苏运莹得到唱作才女Hebe田馥甄的“薄荷般清新”的助唱,顺利通过观众投票环节

Hebe&苏苏

昨晚,CCTV-3第二季《中国好歌曲》收官,此前冠军呼声颇高的苏运莹得到唱作才女Hebe田馥甄的“薄荷般清新”的助唱,顺利通过观众投票环节,率先抢占冠军候选人一席之位。却在最终对决——101位媒体评审投票环节,以48:53惜败杭盖,痛失冠军。

此前,不论是话题度还是播放量,苏苏都是第二季《中国好歌曲》学员中的佼佼者,许多观众被她率真爽朗的性格和快乐自在的舞台表现力所吸引。盲选时所唱的那首《野子》,更是一直被大众所津津乐道,就连出道十多年、经历过人生起伏的Hebe也在曾表示自己为《野子》流泪:“一开始我也横冲直撞,遇到很多困难,我曾放下过那份勇气。可是《野子》又让我鼓起勇气,像疯子一样来到这个舞台。”

昨晚HEBE来帮唱的新版《野子》也被多方叫好。有乐评人形容合唱版本“既飘渺又现实,两位质感女声如两道雨后骄阳下炫目而出的七彩霓虹般交错向上又盘旋而下”;耳帝评价说苏苏的声音偏小众,“而田馥甄则呈现出了这首歌流行化的风貌”。

叫好声不断的《野子》苏苏最后惜败给早已声名在外的杭盖乐队,令许多观众分外惋惜。冠军决出后,许多网友也在微博上安慰苏苏,表达他们自己对于歌曲的理解,有人认为“虽然冠军属于杭盖,但是最初的感动还是来自苏运莹”,也有人说“苏苏的歌就是心生一派自由天地任我行的洒脱与随性,无论结局如何,就像这首《野子》一样:你看我在勇敢的微笑,你看我在勇敢的去挥手啊!”吐槽比赛不公平的人也有之:认为杭盖成名多年,胜之不武;觉得杭盖最终夺冠是借了导师刘欢的光:“刘欢上台三次,太拼了”;还有人替苏苏大抱不平:“让三个大汉的杭盖乐队对阵小丫头苏运莹,好不平衡。”但也有人认为杭盖夺冠实至名归:“杭盖的水准的确没话说,在国外火起来了,为什么不能在自己本土扎根”;“苏苏清新的风格被大众所知,杭盖夺冠对民族乐也是挽回,萝莉与大叔同胜!”

天性乐观的苏苏却直言并没有遗憾,“我没有在追求至高的高楼,只要我的歌能引起别人的共鸣就很开心。”总决赛的舞台对于他人而言也许是事关荣耀的PK台,可对于苏苏而言,只是一个情绪的发泄口,“我的歌就是在唱情绪,我享受这样不受控的感觉,享受情绪带给我的火花、”而苏苏更是将获得冠军的杭盖称之为一个神圣又亲切的存在,“我很喜欢杭盖的歌,他们让我的心脏开满花。”

总决赛录制时到凌晨2点多,在台下等待终极PK的苏苏居然睡着了,令不少现场投票的媒体感叹:“这姑娘心够大的”。在媒体投票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时,放松的苏苏完全没有紧张之感,还在跟杭盖们“隔空”对话,“我在跟巴根(杭盖乐队马头琴手)哥聊颜色,杭盖投票的背景是蓝色的,他身上的袍子也是蓝色的,而我折开裙子袜子是红色的,我的投票背景也是红色的,所以他叫我红哥,我叫他蓝哥。”“心很大”的苏苏,即便面对网友所赐“神婆”的头衔,也丝毫不介怀,“明明就是仙女嘛,不会改变自己喜欢的,因为世界那么大,我觉得一粒灰尘都是漂亮的。”;而对于以后的计划,苏苏的回答也丝毫不改刚参赛时任性纯粹的模样,“最近就是想把其他的歌都整理出来。长远的计划嘛,环游世界,只有有机会,随时都可以走。”

乐评:中国好歌曲总决赛——忘了冠军,都是好歌

第二季“中国好歌曲”结束了。和别的音乐选秀节目不一样,“中国好歌曲”实际上是最不需要冠军的一档节目,拿到今年这季冠军的“杭盖乐队”固然好,但刘胡轶的《从前慢》、苏运莹的《野子》、裸儿的《会飞的野马》、苟乃鹏的《小小》、戴荃的《老神仙》、许钧的《暖光》、刘雨潼的《等风来》等等,又有哪首差了?虽然,音乐选秀节目的江湖规则使然,让第二季“中国好歌曲”还是得走一个冠军争夺战的过场,但这场总决赛的看点和精彩,其实却分散在每一首作品,以及它的新呈现方式上。

凭心而论,“中国好歌曲”作为一个娱乐节目,是有很多不足的。至少在娱乐性的聚集上,它始终还是找不到一个话题性的议点,也缺少一些有延续性的热点。但就在我们老是指责音乐选秀节目,总是娱乐大于音乐的同时,真的出现这么一档重视原创、围绕音乐的节目时,这档节目却并没有受到它应该得到的高收视回报。这或者说明了“中国好歌曲”作为娱乐节目的不够娱乐,但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说明了电视观众,相对音乐选秀这个节目,还不够音乐呢?其实从“中国好歌曲”这一季的进程来讲,这个节目在音乐专业性上,相对娱乐节目的超前,确实是事实存在的。

就最后这场“中国好歌曲”的总决赛来讲,套用1994年“魔岩唱片”用“新音乐”来对窦唯、张楚和何勇那些作品进行命名的方式,这场堪称演出的总决赛,也可以称为新时代的“新音乐”演唱会。因为这其中很难找到具体可以划分到摇滚、另类、非主流、“中国风”这些曲风标签中的音乐,亦不同于传统唱片公司,甚至现在独立音乐中比较常见的表现方式,因此用“新音乐”这样宽泛的称谓来形容这些音乐,既是无奈也是一种恰当。

即使到最后一场,“中国好歌曲”也依然还是在寻找音乐可能性的尝试。已成名歌手的帮唱环节,与其说是拉票,倒不如说是一个老歌手在新音乐里寻找新感觉。杨宗纬肯定没有唱过《会飞的野马》这样的歌,按照唱片公司对他的规划,短时间内也不会为他找来这样的歌,而从另一方面来讲,在太多市场的束缚面前,创作者裸儿甚至都很难过得了制作部的第一关。对于主流领域的歌手来讲,接触“中国好歌曲”里出现的那些歌曲,也是一种重新接回地气的方式,录音棚里不是不会出现好作品,但真正精彩绝伦又五颜六色的作品,却肯定大量隐没在民间。

也不用埋怨为什么那么多独立的音乐人,都会走上“中国好歌曲”的舞台。看到赵牧阳和张楚在1992年的作品《姐姐》之后,二度合作《侠客行》,还是要为“中国好歌曲”叫好。其实这就是主流和独立的问题,在好歌曲这个定义下,本来就应该没有主流和独立之分。回归音乐本身,在“中国好歌曲”的舞台,能够听到赵牧阳和张楚的合作,就是难得!

如果说“杭盖乐队”、赵牧阳这些音乐人,因为此前一直都在做音乐,只不过有些歌迷有聆听渠道的盲区,所以无法听到的话。那么祁紫檀、裸儿、苏运莹、刘胡轶和戴荃等人的作品,却真得是出乎意料之外。前三位女歌手的灵气和野劲,刘胡轶、戴荃和刘雨潼匠气和灵气的结合,确实给了许多真心爱音乐的人,以意外之喜。这种音乐内容本身的意外,恰恰又是其它一些音乐选秀节目所不具备的,至少在作品层面,其他的音乐选秀节目让人意外的,也仅仅只是怀旧的选曲或者混搭的编曲而已。

对“中国好歌曲”来讲,更为残酷的现实问题,还是如何让这些好歌曲进入市场,来提升原创音乐界的行业水准线。从“中国好歌曲”今年挑选的作品,尤其是出现在总决赛的这些作品来讲,无疑代表了目前国内原创音乐界各个领域的最高水准,如假包换、童叟不欺,在这个层面上已经没有什么好诟病的了。如果要说需要改变的地方,也就是维持现有音乐水准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增加娱乐元素。既要专业又要娱乐,这是一个大难题,但也是“中国好歌曲”需要面对的问题。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