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被称“黑马”剧 观众为其津津乐道

栏目:明星八卦 编辑: 时间:2019年08月14日 19:28:41

由新丽传媒出品,陈小艺、辛柏青、冯远征、曾黎、王馥荔等知名实力派明星领衔主演的年代情感伦理电视剧《我的父亲母亲》于8月11日在云南台播出。2013年暑期档,《我的父亲母亲

由新丽传媒出品,陈小艺、辛柏青、冯远征、曾黎、王馥荔等知名实力派明星领衔主演的年代情感伦理电视剧《我的父亲母亲》于8月11日在云南台播出。2013年暑期档,《我的父亲母亲》被称为“黑马”剧。《我的父亲母亲》是第一次全景式展示工农兵大学生的电视剧,开播之时并未被寄予厚望,但开播后收视率一直大幅提升。根据当时的索福瑞33城市数据,在投资巨大的《精忠岳飞》重压下,《我的父亲母亲》收视率一路上涨,最终以88.9%的单周收视增长率一举攀上榜首。北京电视台分析观众群发现,《我的父亲母亲》对女性和中老年关注吸引力非常强,50岁以上的观众占有44.6%的比例,高中以上学历在34%以上,在55岁以上这个年龄段上,男性观众的数量甚至超过女性观众。以上3个数据说明《我的父亲母亲》对于经历过剧中表现的年代的观众的吸引力非常强,这是剧本身品质的最好证明。

《我的父亲母亲》首轮播出表现出众,为其出品方新丽传媒提供了一个好的开始,在此之后推出的电视剧《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父母爱情》《大丈夫》《一仆二主》均表现优异。这种现象给了业界一种信心,也许除了一些如“买房”“择校”“二胎”等紧扣社会话题的电视剧,一些人物故事设置扎实巧妙,拍摄手法细腻精良,有思考有追求的电视剧,也有着巨大的观众群。换句话说,情怀也能创造收视率。

婚姻中,亲情恩情友情都不能替代爱情

《我的父亲母亲》的首轮播出后,剧中大胆的新式婚姻观也一直为观众所津津乐道。《我的父亲母亲》中,陈小艺、辛柏青和冯远征三实力派演员互飚演技,为电视剧赚足人气。不过令三个人到中年的实力派演员最感同身受的,莫过于剧中“新式”婚姻观。

《我的父亲母亲》是陈小艺与导演、丈夫刘惠宁合作的“婚姻问题三部曲”的终极篇,如果说《半路夫妻》讨论的是再婚家庭幸福的可能性,《女人心事》探讨的是女性在婚姻中自我角色的反思,那么《我的父亲母亲》则直面婚姻的终极问题:打打闹闹过了金婚仍然不合适怎么办?《我的父亲母亲》给出了解决之道。

剧中,陈小艺饰演的张翠花是村干部的女儿,一直苦恋着辛柏青饰演的陈志。辛柏青分析,剧中他与翠花的婚姻基础是牺牲与奉献:陈志回不了城,张翠花的爸爸是村干部,想办法帮他解决了问题。陈志的爸爸得知儿子可以回城,高兴得心脏病发作,张翠花寸步不离地照顾。陈志父母遭受的冤屈,张翠花四处奔走,找材料替二老洗刷冤屈,最后两位老人沉冤昭雪补发工资。辛柏青感慨:陈志没明白,他们婚姻的基础是恩情不是爱情,任何不为爱情结合的婚姻,都会受到命运的惩罚,哪怕当时分手,陈志会被骂做陈世美,他也不应该同意结婚。

辛柏青心中的女神是曾黎扮演的叶秀萝,她是他的初恋,在陈志与张翠花结婚后,嫁给了疯狂追求自己的马庆升。马庆升由知名戏骨冯远征饰演。冯远征认为,许多观众认为马庆生其实不坏,虽然他为了追求上位使出种种奇葩手段,但他至少对妻子爱得痴狂,一辈子没二心。冯远征表示:马庆升出身寒微,如果说别人在奋斗,他却在挣扎。马庆升得到的任何东西,都通过拼抢而来,他对叶秀萝疯狂追求,在外人看起来是专一痴情,但实际上是强烈的占有欲得不到满足的表现。任何不为爱情的结合都要付出代价,所以他一直没能得到幸福。

把离婚拍成欢乐颂

《我的父亲母亲》的结尾是年迈的陈志在女儿撮合下,和自己牵挂多年的叶秀萝走到了一起。张翠花也接受了唐天良的情感。相守几十年的父亲母亲,在花甲之年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这一结尾引发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在电视剧收官时召开的专家研讨会上,专家们就《我的父亲母亲》的独特写法和新式婚姻观展开了深入探讨。中国作协全委、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范咏戈说:“《我的父亲母亲》中所表现的50后父母的常态婚姻,是80后儿女眼中的扭曲婚姻。在电视剧中,两辈人最后才达成了一致。马克思曾说:‘婚姻不能任由已婚者人性,相反的已婚者人性应该服从婚姻的本质。’婚姻的本质是什么呢?——爱情。婚姻的世俗本质不过 “爱情伟大,婚姻繁琐”一桩烦恼。婚姻中男人的担当与妇女解放的和谐,才是这部戏传达的正能量价值观。”

《我的父亲母亲》的剧编剧赵冬苓,曾创作过《沂蒙》《中国地》《落叶归根》等多部热播剧。她最新创作的电视剧版《红高粱》,吸引多年未拍电视剧周迅回归。在《我的父亲母亲》的创作中,赵冬苓对自己提出很高要求,她要求自己写出独有的态度和担当:“在《牵手》《金婚》《渴望》这些剧里,大家总在宣传一个观点,无论打打闹闹得多厉害,最后一定破镜重圆。我一直反思这种价值观:难道中国人不配有高质量的婚姻吗?1950年以后出生的一拨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有太多婚姻已经名存实亡。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对婚姻质量要求提高了。‘合适’代替了‘在一起’,成为了婚姻幸福与否的终极判断。赵冬苓透露:“写戏的时候,制片方要求我把二人离婚写成全剧的华彩段落。最终剧中呈现出的离婚,像一场‘欢乐颂’,比他俩当年结婚还要热闹。”看过《我的父亲母亲》的观众纷纷表示:第一次看到一个电视剧把离婚仪式写得如此充满感恩、温情脉脉,甚至皆大欢喜。

新丽传媒副总裁黄澜女士认为,从1993年的《渴望》,1998年的《牵手》,再到2004年的《中国式离婚》……《我的父亲母亲》希望成为此类思考中国人的婚姻变迁电视剧中的一个脚印。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