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的艺术展览大家对哪个印象最深呢

栏目:社会万象 编辑: 时间:2019年06月13日 17:07:58

往事需要回首,在2018年即将进入尾声之时,有一些展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回顾过往一年,我们邀请了一群常年奔波于各种展览的策展人、美术馆总监、拍卖行主管、艺术家

 往事需要回首,在2018年即将进入尾声之时,有一些展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回顾过往一年,我们邀请了一群常年奔波于各种展览的策展人、美术馆总监、拍卖行主管、艺术家和其他的艺术圈从业者,来谈谈他们心目中的“2018年度最佳展览”。

他们选择的展览包罗万象,从今年新出现的里加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Riga International Biennial of Contemporary Art,举办地是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到纽约举办的希尔玛·阿夫·克林特(Hilda af Klimt)回顾展均有上榜。

藏家Pamela Joyner推荐: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分馆 “奥德赛:杰克·惠滕的雕塑,1963-2017”

2018年9月,“奥德赛:杰克·惠滕的雕塑,1963-2017”在大都会布劳耶分馆的展览现场

对我来说,2018年印象最深的展览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分馆的“奥德赛:杰克·惠滕的雕塑,1963-2017”(Odyssey:Jack Whitten Sculpture 1963-2017)。我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惠滕的绘画,也收藏了他的作品。这场展览向人们揭示了他艺术创作的“秘密”,他制作这些雕塑作品的时期,每年夏天都会在希腊生活一段时间。他在绘画上一些镶嵌、大色块之类的语言其实在这些更早期的雕塑作品中就已经有所展现。从他的雕塑作品中观众可以清晰了解到惠滕对于探索媒介物质性的兴趣。这场展览为我了解这位我喜欢的艺术家提供了新的角度。

藏家Alain Servais和Eva Ruiz推荐:里加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

Annaïk-Lou Pitteloud系列作品“Neo-Logos”中的《INTROSPECULATION》(2018)。

我们在2018年印象最深的展览是里加双年展,由Katerina Gregos策划。这个展览包含了三条我们认为一个双年展要成功应当具备的条件:第一,高质量的作品,Gregos为此还找了一些不那么知名的艺术家;第二,展览理念的连贯与协调,展览营造了一种变化的气氛——它反映着加速变化着的时代和我们正变化着的生活;第三,选址很卓越,并不是说作品之间的联系多么紧密,而是作品与里加这座城市发生着联系,它们都有着自己的“灵魂”。

艺术经纪人Jessica Silverman推荐:

路易威登基金会 “让-米榭尔·巴斯奎亚与埃贡·席勒”

左:让-米榭尔·巴斯奎亚的《无题》(1982)

我想起来的展览是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让-米榭尔·巴斯奎亚与埃贡·席勒的“对话”。两个展览都是专题式的研究风格,且都陈设精良,很好看。最让我震撼的是二人死于同样的年龄,对于身体结构和解剖也都有浓厚的兴趣。尤其是他们画人手的方式是非常令人难忘的。

佩斯画廊总监Marc Glimcher推荐:

古根海姆博物馆 “希尔玛·阿夫·克林特:为未来绘画”

Hilma af Klint,《AptarpiecesL Group X, No。 1, Altarpiece》(1915)。

当然,这个展览令人难忘的理由是每个人都会提到的——克林特的艺术是对于抽象主义真正的变革,而她所获得的突破甚至远早于康定斯基和蒙德里安。但另一个使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在于这场展览讲述了一个故事:在这个推动现代主义发展的案例中,东方思想进入了这位西方艺术家的心中才是关键的因素。克林特的作品是东方哲学体系影响到西方艺术的首个证明。

约克郡雕塑公园总监Clare Lilley推荐: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

“琼娜·瓦斯康丝勒:我是你的镜子”&“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回顾展”

Joana Vasconcelos,《Egeria》(2018)

我想贪心地推荐两位艺术家。瓦斯康丝勒巨大而华丽的的装置作品穿越了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恢弘的中庭,与楼上贾科梅蒂的作品相呼应。而这场优质的展览中展出了贾科梅蒂一部分最重要的雕塑作品,包括八件《威尼斯的女人》,她们有着苍白干瘦的形态,可能是我见过最细腻的雕塑作品。

艺术家Walter Robinson推荐:

纽约苏富比的Otto Naumann 藏品专场拍卖

Cristoforo Savolini,《圣母子》。

纽约苏富比的Otto Naumann藏品专场拍卖中有35件拍品,全部来自纽约老牌经典绘画经纪人Otto Naumann,他关闭了在纽约上东区经营30年的画廊。这场拍卖在开始前一周举办了预展,是一些他没有卖、或者没找到买家的作品。Naumann说他已经没有办法为自己喜欢的作品支付更多的钱了。“如果花钱太多是问题的话,”他说,“那你其实没有问题。”画家Christoforo Savolini一件有瑕疵的圣母子像以13.75万美元(加佣金)的价格被拍出,远超出之前8万美元的估价。

梵高美术馆总监Axel Rüger推荐:

皇家艺术学院  “查理一世:国王与藏家”

Anthony van Dyck,《Charles I》(1635-6)。

有一个对我来说很特别的展览,是探讨作为藏家的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查理一世在他的时代拥有最卓越的艺术收藏。1649年他被处决后,他的艺术收藏也散落到欧洲。这场展览首次把查理一世收藏中一些最重要的作品聚集起来,包括提香、凡·戴克、鲁本斯等人的作品。

艺术家艾莉森·祖克曼(Allison Zuckerman)推荐:

高古轩画廊 “理查德·普林斯:High Times”

“理查德·普林斯:High Times”于高古轩画廊。

这场展览不妥协主义(maximalist)的矛盾式呈现爆发了各种分歧。用一种既冷酷又炙热的方法,“High Times”断言,真实性可以在盗取的框架内与之共存,而物质劳动和技术再生产是可以互换的。

普林斯挖掘了他自己的历史,并将其引入现在。他重新利用了过去的画作,拍摄下来,打印出来,在上面绘画,再次拍摄,打印出来。。。。。。清洗掉,再重复前面的步骤。虽然这种自我同化的行为可以是非常个人化的,但普林斯却保持了一定距离。这些肖像本身并没有透露什么情感状态,而是以其故意混淆的印刷和绘画形式而别有一番意义。

当观众拍摄这些画作时,作品转变成了完全像素化的状态:画笔的笔触和像素化印记之间的任何差异都被消除了。因为我的日常工作生活中有太多事情是通过手机屏幕完成的,所有图像都被转换为像素化状态,所以我感到“High Times”极具相关性。

日本协会画廊总监Yukie Kamiya推荐:

光州双年展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星座》(Constellations,2018)。

我2018年中最迷人、最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经历之一就是穿越太平洋去参观了这件由电影制作人及艺术家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创作的《星座》。这件特定场域作品是光州双年展的一个委任项目。为了这件作品,艺术家将一所前军队医院变成了类似电影的场景,以一种微妙而诗意的方式,添加了一些灯光、投影和物件。这是1980年光州事件中受伤和被折磨的学生和公民受害者住院的地方。十多年来,虽然它一直处于废弃和残破的状态,但是它也代表了与光州密切相关的那些悲惨记忆。艺术家强烈鼓励我们在黄昏后参观,让他的作品唤起那些不再存在的人,就像鬼魂一样。

艺术品经销商David Norman推荐:

巴黎大皇宫 “库普卡:抽象的先驱”

弗朗齐歇克·库普卡(František Kupka),《Disques de Newton》(1912)。

这场展览(“库普卡:抽象的先驱”,Kupka: Pioneer of Abstraction)让我无限敬佩。在许多情况下,特别是在他的早期作品中,他不仅是一位与康定斯基同时代的艺术家,也是一个真正的业内同伴,创作了具有真实构图智慧和近乎恒星色彩爆炸的富有动态感的画布作品。这场展览非常详尽,分布在两层楼,我对其质量的持续性感到惊讶。像库普卡这样的艺术家,我们大多在市场上看到的作品质量并不稳定,很难像这样真实地欣赏到他的全部作品。

艺术评论家Kenneth Baker推荐:

古根海姆博物馆 “傅丹:带走我的呼吸”

“傅丹:带走我的呼吸”(Danh Vo:Take My Breath Away)现场,于古根海姆博物馆

展览“傅丹:带走我的呼吸”(Danh Vo:Take My Breath Away)带来的纯粹是惊喜——当代艺术让我感受如此的频率越来越低——傅丹(Danh Vo)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的回顾展“带走我的呼吸”几乎无人能敌。傅丹出生于越南,主要在丹麦长大,他的作品历史、政治和个人权利意义浓厚,将现成品蕴生了新的理解。博物馆拐角里放置着一台旧手动打字机?要不是作品标签上写着这是泰德·卡辛斯基(Ted Kaczynski)的打字机,由艺术家(与许多在此呈现的其他物品一样)在联邦法庭证据拍卖中购得,它很容易就被忽视了。没有任何异常展览如此巧妙地削弱了政治正确,并同时增强了政治重心意义。

艺术顾问András Szanto推荐:

汉堡车站美术馆  “你好世界”

“你好世界。重塑收藏。”汉堡车站博物馆 - 现代博物馆 - 柏林,2018

对我来说,2018印象最深刻的展览是“你好世界”(Hello World)——今年夏天在柏林汉堡车站美术馆(Hamburger Banhof)举行的大胆而富有启发性的展览,它试图以更全球化的视角重塑博物馆的整个系列。

策展人Zoe Whitley推荐:

帝国战争博物馆 “John Akomfrah”

John Akomfrah《拟态:非洲士兵》

我2018年看到的最令人难忘的东西,就是在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看到的John Akomfrah的《拟态:非洲士兵》(Mimesis:African Soldier)。要创作一件以深入的研究为基础,却同样人性化可观可感的作品并不容易。对于档案作品而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往往可能使作品变得晦涩而只能面向专业观众。《拟态》非常令人感动,以致于我立马向该影片的制作公司)Smoking Dogs Films的Lina和Ash发了电子邮件,亲自告诉了他们这部影片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他们在声音和视觉的融合上做得极为优秀。我是和我9岁的女儿一起观看的,连她也可以通过影片故事来理解,战争是以另一个名字存在的谋杀行为,以及那些不被提起的牺牲是由那些不是“英雄”但却英勇行事的人所做出的。你可以想象,我们进行了怎样深沉的谈话!除了视听制作带来的能量之外,影片作为14-18 Now和New Art Exchange的合作项目,还展示了英国艺术联合委托的模式。这是一部可以看到未来的作品。

艺术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策展人Jasper Sharp推荐:

考陶尔德画廊(Courtauld Gallery)

“苏丁的肖像画:厨师、服务生和行李员”(Soutine‘s Portraits:Cooks,Waiters and Bellboys)

柴姆·苏丁《Le Garcon》(约1928)

非常难得:这是一场完美的展览。专注尺寸配合,内容充满启发性,并且没有丝毫多余。每走一步,苏丁似乎都更高大了一些。

相信2018年屏幕前的你也看了一些不错的展览。不如留言给我们,与大家一同分享一下自己的“2018年度最佳展览”?

TAGS: 艺术展
上一篇:日本男女混浴温泉竟深受年轻人的青睐
下一篇:今天就带大家了解一下同一飞机上的头等舱和经济舱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