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过逃兵的抗日老兵,91岁拿出一样战场宝贝,让人立即肃然起敬

栏目:历史趣闻 编辑: 时间:2019年03月25日 08:40:31

91岁的抗日老兵徐台宽有一大心病,70多年了从不向外人提及。那就是18岁参军时,自己做了一次“逃兵”。“我是最忌讳别人这么说我!70多年啦,难道我徐台宽是个孬种

91岁的抗日老兵徐台宽有一大心病,70多年了从不向外人提及。

那就是18岁参军时,自己做了一次“逃兵”。

“我是最忌讳别人这么说我!70多年啦,难道我徐台宽是个孬种不成?”

抗日过去六七十年了,18岁热血青年已变成九旬垂老,他到底有什么委屈放不下?

一、为啥当逃兵

1937年5月,浙江省天台县石塘徐村的18岁青年徐台宽,和村里几个青年一起,经人介绍加入88师抗日部队。

几十天后,侵华战争全面爆发。

徐台宽立即随部赴上海参加中日第一次正面大会战,淞沪会战。

88师,中国仅有的3个德械师之一,抗日之精锐。

但是,徐台宽明显不属精锐。

作为新兵,从在村里报名到辗转来到上海,前后算上还没几个月,也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

甚至严格来说,他根本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兵”。

因为他的军中任务是“扁担挑夫”——专门为前线抗日老兵挑担、送水、送饭、送弹药的后勤。

淞沪会战是抗战中战斗规模最大、最惨烈的大型会战之一,我军迎击日寇飞机大炮毒气,浴血奋战,历时3个月,粉碎了日本三个月解决我国的嚣张气焰。

同时,我方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3个月伤亡30万。

徐台宽所在的88师264旅某营,600将士全部壮烈牺牲。

部队牺牲了,这些给部队运送给养的新兵蛋子们无所适从,他们没有拿过枪,也没打过仗,见四处是逃难的难民,就随人群而去,在隆隆炮声中逃奔南京。

徐台宽是知道当逃兵的下场的,他不敢回南京,半路折回了浙江天台老家。

老母亲看到儿子回来了,很是不解,部队不是刚出发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鬼子来啦,上海炮火连天成废墟了,我们的军队前赴后继,英勇牺牲了……”

听了儿子的讲述,徐母一喜一忧。

喜的是儿子还完好地活着,忧的是作为军人,儿子离开了战场。

“儿子,我们台州早年闹倭寇,他们坐着帆船来咱们这里,杀人放火,抢夺财物,无恶不作,咱们台州的男人们都争先恐后地参军。“这个母亲对儿子谆谆善诱道,”现在,倭寇又来了,你要是好样的,就到咱们军队中去,奋勇杀敌,保家卫国!”

母亲的深明大义感动了儿子。几个月后,徐台宽主动报名参加了天台抗日志愿兵团。

二、紧急打仗,“连子弹上膛都不会”

有了第一次当兵的经历,此次再报名参军,徐台宽有了明确的目标。

记得报名那天,是1938年10月19日。

在天台县城,县长梁济康问他为啥当兵,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脱口而出:“杀敌、救国,保卫家乡!”

从天台到台州,从台州到临海,最后,徐台宽被编入了79军98师293团3营9连。

这是他作为一名正式军人的第一个番号。

入伍后,由于战事紧急,未及训练,他就被随部调往战场。

这次是江西德安一带的战役。遗憾的是,这次他还是没打成仗。

在一个叫尖山的据点,他的营长战死,他想杀敌却使不上力,“连子弹上膛都不会啊”。

最后,他从山头据点滚爬下去,借着山谷中杂草“狼鸡头”的掩护,脱离了险境,找到了部队。

三、1939年的军功状,一生的宝贝

之后,他随部在南昌整训半年。

经过严格训练,他成了一名机枪手。参加了之后的长沙会战、长衡战役等战役。

“第一次长沙会战和第二次长沙会战,打得最激烈。一仗下来,身上的军服就‘支离破碎’了。”

“咱的装备和日本人的没法比,日本的飞机大炮厉害,故意飞得很低,低空扫射,光是飞机的轰鸣声就让人受不了,扔下的炸弹能把人炸飞起来……”

最惊险的一次,是1939年12月19日的鄂南大沙坪反攻战。

此战中,98师集中所有迫击炮攻多胡家祠据点。徐台宽所在的3营冒日军多侧火力进行强攻,将士们明知是送死,却毫不畏惧、前赴后继,战局惨烈,其所在的9连几乎全军覆没。

撤退时,日军穷追不舍,他和排长持捷克式机枪交替掩护。

最终“只有我和一个排长出来了”。

此战,徐台宽左眼被日军弹片炸伤,永久性失明。

战后,第九战区司令部发给他一生视为珍宝的奖状。

在这份民国二十八年十二月颁发的军功奖状上,依稀还能看出以下字迹:

“陆军第98师293团3营9连一等兵徐台宽,于通城战役中奋发英武精神……负伤,特给奖状……英勇救国之功。”

四、抗战有多苦?九旬老兵如是说

从参军到抗战胜利,徐台宽经历了所有抗战主要战役。

当过机枪手,干过火箭筒手,拼过刺刀,吸过毒气,8年下来,除了左眼失明,他的左脚也残疾了,左肘也受伤了。

但他感到欣慰和知足的是,中国人终于把日本打败了,自己虽九死一生,却幸运保住了一条命。

“当兵真是苦啊,行军宿营常碰着大雨大雪,根本没有房子遮蔽……一年下来,同一个连里最初认识的,没有几个活下来的,一半战死,一半病死……”

抗战胜利后,徐台宽及时解甲归田,不入战事,归隐村居。

解放后,徐台宽和家人生活极为平淡艰苦,平时很少和村民提起自己的英勇战事。

历史滚滚,烟尘而去。老兵的贡献和荣耀后人不会忘记。

2010年,当关爱老兵的志愿者登门造访时,这位抗日老兵已年过90,但仍身板硬朗,须发浓密。

说起自己的8年抗战经历,老人还格外释然,首次坦言自己逃兵一事:

“我是最忌讳别人这么说我,70多年啦,难道我徐台宽是个孬种不成?难道让我一个新兵拿扁担去抗击日寇不成?”

“逃兵之耻”,或许是挂在老人心中最不光彩的一页。

但是,当70年后他拿出那份字迹模糊的军功状,一段沉甸甸的历史立即让人肃然起敬。

没有经历过“逃”的新兵蛋子,就没有日后的保家卫国的荣誉老兵。老人90多岁了还放不下“逃兵”的争议,正是因为心中那份对国、对家、对军人纯粹而深沉的爱。

PS: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徐台宽老人的最后两年是在养老院里安静度过的,2012年11月逝世,享年93岁。

文献参考:方军《浙江天台最后的抗战老兵》(山东画报出版社2012年版)

TAGS:
上一篇:想当年,北京“大院里的孩子”,为什么都喜欢穿“军装”?
下一篇:蒋介石之败,败于1948年10月那整整十天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