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之夜女人太疯狂 老婆和闺蜜一起折磨我好销魂

栏目:情感故事 编辑: 时间:2019年03月02日 15:07:17

  一个男  卢刚是我的同事,之前并不相熟,点头之交,姓甚名谁都不清楚。2012年3月,单位重组,人员和岗位大变动,很巧,我和卢刚被分到同一办公室,办公室里就俩人——我和

   一个男

卢刚是我的同事,之前并不相熟,点头之交,姓甚名谁都不清楚。2012年3月,单位重组,人员和岗位大变动,很巧,我和卢刚被分到同一办公室,办公室里就俩人——我和他。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朝夕相处,很多事情逐渐微妙。

那年,我41岁,卢刚34岁,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我先生在外企工作,女儿13岁,已经上中学。其实,我和先生关系不错,但十几年夫妻,爱情早已变为亲情,重视彼此的存在,却忽略彼此的感受。

先生很忙,又是个极粗心的人,有时我给他打电话,想撒撒娇,我问:“老公,晚上下班了想吃点儿什么?”他总是简短了结:“随便,就这样吧,正忙着呢。”

先生话少,但对我和女儿、对这个家相当尽心,他终日奔忙,只是为了让所有人过得更好,先生毫不藏私,他把工资卡交到我手中,偶尔有些外快,也如数上缴,只留下最基本的生活费用。

卢刚的妻子我没见过,听说很漂亮,跟卢刚的感情却不太和谐,甚至有小道消息说她跟单位领导有染,尽人皆知。知道这些后,我看卢刚时便带着几分同情,这是个不错的男人,怎就如此倒霉?

卢刚的业务水平不高,但人缘很好,见人总带三分笑,碰见别人有事,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忙。我跟他同在一个办公室,享受了不少好处,有时犯懒,不想去食堂吃饭,卢刚就自告奋勇地帮我买;有时加班,卢刚就劝我先回家,他守在那儿,有事儿电话联系。

卢刚对我的关怀越来越多,多得有些不正常。我不是没有警觉,但同时也有女人被关怀的喜悦。卢刚和我先生性格互补,一个细腻,一个粗犷,那时我常想,要是二者能集于一身该有多好。

某天中午,我趴在办公桌上小憩,屋里的温度很低,我睡得颇有冷意,却懒得起身加衣。迷迷糊糊间,突然觉得肩膀上一热,勉强睁眼一看,是卢刚,他正拿着自己的夹克往我身上披。

我本能地躲闪,却因为起身太猛,一下子闪进了他的怀里,我想躲,却没躲开,因为自己已被他紧紧揽住。

爱情就这么开始了,我和卢刚毫无防备地陷了进去。也许是有防备的,却没能成功。在上面那件事发生后不久,我意识到这种关系的危险,曾试着换了个部门,去了另外一间办公室。

但人虽走了,心却留下了,我整日莫名地想着卢刚,卢刚也总是通过各种借口出现在我眼前。挣扎了足足两个月,防线最终崩溃,我再也忍受不了思念的煎熬,重新回到原点。

我在爱情里享受着痛苦的甜蜜,一面是爱情,一面是家庭,我都不想放弃。在这方面,卢刚比我仗义,他开始和妻子谈离婚,他妻子经常出差,一去就是十天半月,俩人之间早已名存实亡,卢刚想借着这个机会解脱出来。

2012年10月,卢刚从家里搬出来,住进了父母家。按照我的理解,他妻子肯定会同意,夫妻关系都到了这个地步,何必苦苦纠缠。可出乎意料,对方竟拒绝了卢刚,二人的离婚大战就此拉开序幕,直到今天,这场拉锯战依然没有终点。

卢刚希望从我这里得到同样的回报,可我做不到,我放不下孩子,也割舍不下丈夫,那个家早已和我融为一体,我容许自己感情外逃,却做不到抛家弃子。

我对卢刚说:“对不起,在这件事上只能永远欠着你,如果你觉得不公,可以退出。”卢刚思索良久,很大度地一挥手,“没关系,我等着,等着你想通的那天”。

有段时间,我和卢刚的感情如漆似胶,几乎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趁着我高兴,卢刚又几次提出让我离婚,但不管当时的情绪有多高,只要那句话一出口,我会立刻冷静下来,重申自己不愿离婚的立场。

为了这事,我们吵过闹过,甚至说到分手,都是我主动提出,但卢刚坚决不允,他摔手机、摔凳子,甚至以头撞墙、用烟头烫自己,每每看到他那副悲伤绝望的样子,我的心立即软化,我搂着他的肩,轻轻安抚,“现在这样不好吗?何必那么苛求?”

卢刚家有几套老房,当时正赶上拆迁,按照以房换房的标准,会得到三套大小不一的新房,他和妻子的离婚一直悬而未决也与此有关,也许他妻子想借机分些利益。

之前卢刚曾对我说,为了证明他对我的真诚,会在房产证上写下我们俩的名字,我没往心里去,只把他的话当成男人的讨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也罢。

2013年年底,换房一事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卢刚又告诉我,鉴于他妻子的强硬,他将不得不把妻子的名字写上房产证,之前给我的承诺不能实现,请我谅解。

说实话,我心里很不舒服,倒不是为了那几套房子,而是觉得卢刚并无离婚的诚意,他的决心也许并没想象中那么大,也许,他只是为了敷衍。不快归不快,在这件事情上,我并无正当的愤怒理由,也就不了了之。

相处中,我逐渐发现卢刚的缺点:太抠门,太计较。他常在我面前有意无意地诉苦,手机没话费了、衣服太旧了、皮带该换了……对待自己的爱人,我向来大方,只要他提起,马上解决,但次数多了,也觉得别扭。

还有,单位同事经常一起吃饭,每逢埋单时,卢刚总有各种理由闪身,去厕所、接电话、玩手机,花样百出,同事们背地里也有议论,“卢刚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小气,不像个男人”。

卢刚的行为充满矛盾,一方面斤斤计较,一方面却也大方。去年我过生日,他送了我一条白金手链,好几千块,去年年底,他给我买了一件羊绒衫、一条羊绒裤、又花了三四千块。

我一思量,这么个“抠门儿”的人,竟舍得在我身上如此花钱,一定是因为爱。因为这份爱,我的爱也就更加沉甸甸的。

转眼到了去年4月,不知动了哪根神经,卢刚突然想做生意,而且说做就做,几番运作下来,他跟一个女人合伙开了间美容院,具体工作由那个女人操作,卢刚只是投资,偶尔过去看看。据卢刚说,那女人是朋友的朋友,之前彼此并不认识,因为这次合作才坐到一起。

卢刚的新店开张后大约一个月,我突然生了场病,上吐下泻,心情也变得很糟,卢刚去医院接我,回家路上,我又在车上吐了个天翻地覆,大概卢刚随口埋怨了一句,我大发雷霆,骂了他。这些都是事后才知道的,当时我的状态太差,整个人晕晕乎乎,什么都不记得。

我在家歇了一周,中间卢刚没找我,我也赌气不理他,一周后,是我按捺不住先联系了卢刚。电话接通了,我问卢刚在哪儿,他支支吾吾,问他跟谁在一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楚的女声:“你明白告诉她呗,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

我一听就傻了,什么情况,不过一周,怎就凭空多出个女朋友。卢刚的语句逐渐顺溜:“嗯,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呢。”我控制不住地大声质问,可电话却被那个女人抢了去:“大姐,你放了卢刚吧,我们是认真交往的,你又不会为他离婚……”

事后,卢刚跟我解释,那天我在车上骂完他后,他心情很不爽,便回到店里跟那个女人诉苦,对方善解人意地开导他,两人越说越投机,一番小酒下肚,就把彼此折腾到了床上,也就因此成了“男女朋友”。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只剩下唯一选择——分手。我和卢刚都同意,他是想跟那个女人厮守,我是忍受不了他的背叛。分是分了,可我心里好憋屈,又是不甘,又是屈辱,想当初,卢刚在我面前海誓山盟,那副赴汤蹈火的模样,怎会变起脸来如此之快?

最尴尬的是,我和卢刚已有了分手协议,却不得不朝夕相处,因为在同一个单位,即使再不情愿,也要面对。

现在,我已看得很清,卢刚的确不是个好男人,我们分手后,工作上的接触很难避免,他总是想方设法地撩拨我,或者抚摸我的头发,或者轻触我的脸颊。

TAGS: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