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再现惊天丑闻,现代版集中营贩卖儿童获利200亿、过度奴役

栏目:社会万象 编辑: 时间:2020年09月11日 12:42:38

“年获利1.4亿元”这得有多少孩子被当作货品卖掉。更让人悲愤的是一个国家的政府和慈善机构竟然从事大规模的人口买卖工作,并在行径曝光后相互包庇,拒绝道歉。如此践踏人权,羊实在忍不住口吐莲花:“我*!”

#韩国收容所贩卖儿童获利过亿#

  前几天,羊看到一则的新闻。据报道,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韩国军事独裁统治者通过颁布“清洗”政策,强制将贫穷儿童收容至兄弟之家等机构,而兄弟之家又将这些儿童贩卖到世界各地,并凭此

  “年获利1.4亿元”这得有多少孩子被当作货品卖掉。更让人悲愤的是一个国家的政府和慈善机构竟然从事大规模的人口买卖工作,并在行径曝光后相互包庇,拒绝道歉。如此践踏人权,羊实在忍不住口吐莲花:“我*!”

韩国版的奥斯维辛集中营

  然而,最新报道中披露的只是韩国政府、兄弟之家、财阀相互勾结的冰山一角。真实情况用当时受害者的话来说就是:“。”

奥运背后的阴霾

  整件事还是要从汉城奥运会说起。

  作为亚洲第二个举办奥运会的国家,韩国政府对此自然是相当的自豪和重视。

为了塑造一个干净、整洁、文明的国家形象,政府在1975年颁布了“清洗”政策

  所以,,开始对街头的流浪汉进行肆无忌惮地逮捕收容,

  不过,羊有几个疑惑。

  首先,1988年的奥运会是在1981年确定举办城市是汉城的,“清洗”政策是在1975年颁布的,所以韩国怎么会知道6年后的事儿?(时光穿梭、未卜先知、另有阴谋,大家站哪个?)

  其次,清洗的目的是为了奥运会期间韩国的形象(外媒这么说的,不是羊说的哈),一年的时间应该够了,但韩国却用了10年,掘地三尺挖化石都不带这么费劲儿吧?

只有10%是真正的流浪汉

  再者,政府要清洗的是流浪汉,但据资料显示,当时被抓的人里面,其余包括街边小贩、残疾人、儿童等。

  例如开篇提到的被贩卖的儿童中,有的并非孤儿。他们不仅有家,而且知道自己家住何处,只不过在街上玩耍时被警察带走,从此便被卖到异国他乡。(好家伙,明着就把人带走,人贩子都不敢这么猖狂!)

  羊大胆的猜测,也许当时还会有这样的场景:一位爸爸像往常一样出门摆摊儿卖东西,结果来了几位警察不由分说地就把他带走了,而家里还在等父亲收摊儿后给他带炸鸡的孩子从此再也没见过他的父亲。

  最后一点,政府曾允诺被收容的流浪汉将会得到良好的衣食和教育保障,但从媒体披露的各种影像资料中展现的却是孩子们被劳役的场景,难道当时他们在实施“童工兴国”?

  这么漏洞百出、前后矛盾倒真的挺符合他们的一贯作风。韩国这样不怕被现实哐哐锤脸,呲呲摩擦,到底是图个啥啊?害,还能图啥,图经济呗!

  那个时期,韩国刚从战争中缓过来,政府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提高经济上,他们收容“流浪汉”明着是为了城市文明,暗里则是为了利益(至于为了谁的利益,大家心里都清楚)。

  自从“清洗”开始后,原本是孤儿院的兄弟之家先后建立起了20家工厂生产服装、鞋子、文具、渔具等产品,这些工厂的劳动力大都来源于清洗中被收容的人。

  他们当中,成年的要被强迫去做搬运、建筑等重体力工作。

负责服装生产培训和渠道分销的是大宇集团,曾经仅次于现代的韩国第二大企业

  未成年的则被安排干杂活,制造衣服、鞋子等产品,这些产品最终会被出口至日本、美国、欧洲等地(其中,)。

  但令人疑惑的是:怎样才能收容到能够满足20个工厂运转的“流浪者”?答案是暴力栽赃式逮捕!

用打火机灼烧他的下体

  例如,当时14岁的CHOI SEUNG-WOO在从家去学校的路上被警察拦住,指控他偷了一片面包。没有偷窃的他自然是否认警察的指控,但警察并未罢休,暴力地扒下了CHOI SEUNG-WOO的裤子,并,直到他认罪,然后把他带到了兄弟之家。

警察每向兄弟之家输送一名“流浪汉”都会得到一定的“外快”。

  当时警察的行为真的很迷,他们挖空心思地逮捕“流浪汉”,总给人一种做业绩的感觉。的确,

  没想到汉城奥运会荣光的背后竟是一条黑暗肮脏的利益产业链。

  在这条利益链上,政府、兄弟之家、财团、警察等肆意践踏着人权,吃着人血馒头,获取高额利益。而被“收容”的人不仅一分钱都拿不到,更是遭受着人间炼狱般的虐待。

地狱在人间

  之前网上流传过一个段子:我闯过了十七层地狱,到了十八层的时候,地狱使者对我说:“欢迎来到人间!”

  这段话用在当时生存(羊觉得生活这个词对他们来说太遥远、太奢侈了)在“兄弟之家”里的人再合适不过了。

他们从踏入兄弟之家的第一天就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兄弟之家的受害者LEE CHAE-SIK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当他们被带到兄弟之家时,有人提出过抗议,质问为什么要把他们关在这里。但他们最后把抗议的人杀了,以儆效尤。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人死时口吐白沫。”

  另一位受害者则亲眼目睹了其他人被虐待致死的经过:“有一次我看见七个守卫正在殴打一个人,他们用一条蓝色的毯子盖着他,不断踩踏和击打,后来鲜血浸湿毯子流了出来。当把毯子掀开时,这个人已经翻白眼死掉了。

在这里,死亡不是已经发生,就是在正在发生的路上。

  那些没有被打死的,或者生病的人,他们会被随意安置,然后任由伤口溃烂生蛆、疾病恶化,最后死掉。

  在兄弟之家的山上有一块墓地,那里每周都会新增一些还没来得及标记的坟墓,而墓地的前院就是一座象征仁爱的教堂。

  那么当时兄弟之家到底有多少人因虐待致死呢?

  根据韩国官方披露的兄弟之家1975-1986年在押者(左图)和死亡者(右图)数据,仅1986年就有3000多名关押者和90多名死亡者,真实的死亡人数极有可能超过这个(韩国官方怎么可能说实话)。

  另外,根据其他资料显示当时兄弟之家每天都有4至5人死亡,11年的死亡人数合计应该在四位数之间。

除了死亡,每当夜幕降临,这里便成为性侵者的“欢乐场”。

  Han Jong-sun和前文提到的Lee、Choi在进入兄弟之家后曾不止一次地遭受了警卫的强奸。

除了警卫,任何强者(包括健壮的囚犯)也都有可能虐待和强奸弱者。

  在众多资料中,有一张漫画描述了这样一幅场景:夜晚来临,当囚犯都已上床休息后,警卫便开始毫无顾忌地当众强奸被他们“看上”的囚犯,而此时邻床和上铺的囚犯也都习以为常。

“当你被关在每天都会有人死亡的地方时,你就不会再抱怨繁重的苦役、残忍的虐待和强奸了。”

  对于无休止的虐待和强奸,曾经的受害者说到:

在这里,强者不一定生活在人间,但弱者一定生活在地狱里。

政府掩盖罪行和拒绝承认

  兄弟之家的恶行是在1987年被一位姓金的检察官偶然间发现,但在他调查和起诉兄弟之家负责人时却被当时釜山市的市长和其他高层频频阻挠。

  为什么会被阻挠呢?1987年正值汉城奥运会前夕,如果这件事被闹大势必会影响韩国的国际形象,而且兄弟之家和政府应该是同一条线上的蚂蚱,所以政府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式也不足为奇。

以挪用公款和违反建筑等罪名被判处两年半监禁

  当然,事情既然败露,明面上还是要有交代的。所以在经过漫长的斗争后,兄弟之家的负责人。(韩国两大熟悉套路,明星分手总是因为聚少离多,后台硬的总会找些小罪被轻判。)

  那些从兄弟之家中幸存下来的受害者这么多年来从未停止过斗争,他们要求政府重新审理案件,并进行赔偿道歉。

“自从朝鲜战争以来,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我们无法为每起事件制定单独的法律。”

  但时至今日都未能如愿,官方给出的解释是:除此之外,他们认为如果(这种光明正大的耍无赖真是流弊了,几十年过去了,德行还是一样,真是*改不了**!)

  兄弟之家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政府至今未还受害者一个公道,令人心寒。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