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梦见个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见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栏目:历史趣闻 编辑:实习生 时间:2016年12月08日 14:21:48

一句话,何得一在道教方面的学识与待人接物,都与徽宗想象的差了不止千里。但既把他喊了来,又不好意思直接叫他回去。正好当时很多道士在宝录宫作法,所以让他也去参加。其后给了个丹林郎,让他回去了。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岳飞攻破黄龙府的遗愿,得到两百多年后的朱元璋时代,才终于完成,非但收复了幽云十六州,连搞定宋国、金国、西夏国的蒙古人,都败在了他的手里。华夏大地,再次一统。

宋徽宗梦见个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见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靖康是宋钦宗赵桓的年号。他的皇帝,是他爸宋徽宗匆忙之间传给他的。原因嘛,大概在于,赵佶害怕承担灭国的责任。

相比皇帝,他更适合做画家,甚至是——道士。

他不是自称道君皇帝吗?是天下道士的老大——当然,是心理上的——就像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也不必亲自去讨米嘛。

既为道君皇帝,道士二字总想在心里,挂在嘴边,免不了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不,他梦到了一个道士。

谁呢?

何得一!

何得一?何得一是谁啊?没听过呀!

这就对了,他就是大宋数不清的道士里最普通的一个。

但,他居然入了赵佶的梦里,还告诉了自己的名字!

这就不同寻常了,这必然是太上老君他老人家给道君皇帝下的指示啊。

找!

还真找到了!

在江西新淦县,有个同名的,正是道士。根据皇上醒后提笔画的面相,也还有点像,两只眼睛一张嘴,两条腿儿一个鼻……

没得说,吹锣打鼓风风光光把他送到了京城。

进了开封之后,历史记载在这里出现有不可思议的分化。

据某百科“何得一”条 ,说的是“何得一召到诉京,徽宗赐住太乙宫、赐号‘冲妙太师’,给予丹林郎的官品,任京师右街鉴议的职务。当时道士得到官位以后,多半横行州县,骚扰民众。对于此类现象,何得一很是反感,遂对徽宗建议:道家以清净无事为贵,不应当与州县事,请一切罢之。他的意见,令‘贵近用事者’惊恐,他们深惧因此失去权势,遂对何得一进行攻击,结果何得一夺去职务,因归新淦,依然当普通道士。”

宋徽宗梦见个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见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图片来源网络,感谢原作者,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这个记载里,何得一俨然是个得道高人,深受赵佶之喜爱,而且以天下苍生为念,直言进谏,受到他人猜忌,最终不敌坏人,回到老家。

然在宋人曾敏行的记载里,却又是另一种说法。

需要说明的是,曾敏行生于宋徽宗政和八年(1118),卒于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十年之后,儿子将他生前所著编成《独醒杂志》十卷,著名诗人杨万里作序;官至吏部尚书、枢密使、左丞相,封许国公,以观文殿大学士、益国公致仕、薨后赠太师的周必大、官至礼部尚书兼侍读的尤袤题跋(后序)。

以上这段,是想说明,其一,曾敏行生活的时代,去徽宗、钦宗朝不远,其记载,更接近原始风貌;其二,那么多名人替《独醒杂志》背书,显见,其内容确实是比较靠谱的!

那《独醒杂志》中是哪样讲的呢?

——既召见,山野龌龊,不能应对,甚不称上意。时方集道流于宝录宫作醮,因命得一预焉。建醮毕,授丹林郎遣归。

一句话,何得一在道教方面的学识与待人接物,都与徽宗想象的差了不止千里。但既把他喊了来,又不好意思直接叫他回去。正好当时很多道士在宝录宫作法,所以让他也去参加。其后给了个丹林郎,让他回去了。

丹林郎是个多大的官呢?

首先得说说郎是个什么官。

在宋朝,这就是个散官名,来给官员定级别的,有级无职。比如,有些县令带着宣义郎的名头,有的呢,又带着朝散郎的名头。前者表示县令级别是从七品下,后者是从七品上——当有个郎名而无正职,就闲人一个,没有权力。

带林字的郎,唐朝儒林郎是正九品上,文林郎是从九品下。丹林郎,可能是宋朝加的,其级别,大概与儒林、文林差不多吧!

可见,这真不是多大个事。也就是个精神鼓励而已,你从江西来一趟河南不容易,也别空手回去,免得人家说我大宋皇帝小器!

相较与记载的不同,更有趣的,还在后面。

曾敏行写到,当地的太守县令得知皇帝找他,肯定是何得一有过人法术,才能让皇上梦到自己啊,于是问他有何本事,先说给我们听听。

何得一告诉两件事。

其一,自己“昔浴于江中,得杖子状如龙”。

其二,“尝噀水于壁间,成罨画山水”。

第一个好理解,第二个说的是,他曾经含了口水喷在墙上,那些水变成了一幅山水画!

果然奇异!太守高兴得不要不要的。自己治下出了道教异人,能沾光啊!

宋徽宗梦见个道士何得一 宋徽宗召见道士后令人嘀笑皆非

想来,何得一去开封之前,太守、知县们都讲了不少好话,若有机会,请多多美言吧!

哪料,何得一有些失意的回来了。

人家不解啊,你不是游泳都能捡到如龙的棒子吗?不是吐口水都能让苏轼等诗人画家失业吗?怎么……现在……

何得一只好告诉了他们真相——

杖乃木根,初无他异——不过是他装神弄鬼,大家先入为主,越看越像而已。

而噀水成画者,因醉后呕吐成沥耳。

看到此处,相信朋友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吧!

你们确实该如此。

因为,曾敏行他们在宋徽宗召见何得一几十年后,一说起此事,“至今人传以为笑”。

TAGS: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