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网络贩婴两个月孩子身份完全被改写,母亲至今没找到

栏目:社会万象 编辑: 时间:2020年08月28日 10:22:12

经过4月20号的不眠之夜后,4月27号,张某倩兴奋地发来消息,孩子已经领回家了;5月1号,张某倩悄悄地告诉我们,她要走民政部门领养流程啦;7月10号下午1点多,孩子落户,下午4点多,孩子的社保卡办理成功。

  游戏直播

  大胃王直播

  还有才艺直播

  这样的直播相信大家都已经见过很多

  今天都市大先生

  准备带大家看一场特殊的直播

  “直播买孩子”

  而且都市记者发现

  这次“洗白”孩子的方法

  不再是以往的买卖出生证明

  而是另外一种

  更加隐蔽、更加“合法”的方法

  “不眠之夜”男婴被多次转手贩卖

  发出这个朋友圈的人叫张某倩,4月20号晚发出这条消息的时候,她和丈夫已经踏上了一家人的“圆梦之旅”。

  这条朋友圈一发出,就意味着有个孩子已经陷入了一场蓄谋已久的交易。幸好,这场交易,被卧底在群里的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及时发现。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

  △打拐志愿者和张某倩聊天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都市记者与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一直和张某倩保持联系,她也会时不时地给记者发来最新进展。这场买卖孩子的罪恶交易,也成了张某倩炫耀和吹嘘的资本,一场非法买卖孩子的“直播”,就此展开。

  经过4月20号的不眠之夜后,4月27号,张某倩兴奋地发来消息,孩子已经领回家了;5月1号,张某倩悄悄地告诉我们,她要走民政部门领养流程啦;7月10号下午1点多,孩子落户,下午4点多,孩子的社保卡办理成功。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

  就这样,两个半月的时间,原本买来的婴儿,身份成功地被“洗白”。这个襁褓中的孩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几天里,他的爸爸妈妈换了人,他的家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也从山西人变成了山东人。

  两个半月 拐卖的婴儿被“洗白”

  孩子买回去,当然要有户口,如何将孩子“洗白”,张某倩开始向都市记者一步步“直播”她的操作方式。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2)

  5月8号当天,张某倩把孩子装在篮子里,提到了派出所。这是第一步——主动报案。

  张某倩向都市记者展示了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齐都派出所给她开具的捡拾弃婴报案证明,上面写道:证明张某倩于2020年5月8日来所里报案称,孩子于5月8号在齐都镇某村189号捡拾,未查找到其生父母。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2)

  这个189号正是张某倩自己家的地址,捡拾日期也是她带孩子报案的日期,至于孩子的生父母到底为什么没能查找到,张某倩再明白不过了。

  派出所的报案证明只是给孩子洗白身份的其中一步,也是主要的一步。办理收养登记剩余的几项材料,有的在孩子抱回来不久办理了,有的在孩子出生之前就已经搞定。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2)

  办理收养登记还需要登报公告,张某倩报警的第二天,淄博日报以临淄区民政局的名义刊登了一条收养公告。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2)

  不出意外,风平浪静的两个月过去了,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张某倩夫妇补齐了民政部门所需的所有材料。7月10号,登报一到期,家人就带着孩子去淄博市临淄区民政局办理了领养证。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2)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3)

  在民政部门办理完收养登记当天,张某倩又去齐都派出所给孩子解决了户口问题。这一天,张某倩给伪装成收买人的都市记者发来了一句话——总算尘埃落定。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3)

  至此,这个出生第二天就被卖掉的男婴,身份被彻底洗白。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3)

  从孩子出生,到被买卖,再到被顺利领养。这中间包括医院、派出所、民政局等多个部门,不但没能阻止,甚至还当了一回“推手”,这要是被拐来的孩子,被层层洗白后,让亲生父母怎么找?

  淄博市临淄区齐都派出所给出的报案证明,成了孩子被“捡拾”最大的“伪证”。孩子明明是买来的,为什么齐都派出所给张某倩开了“捡拾”证明呢?记者隐藏身份,先打探了一番。

  听说有人捡到孩子,派出所民警第一反应是让记者“去找民政”。随后记者表明了身份。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4)

  齐都派出所的民警让记者去临淄区公安分局,一番折腾,记者终于见到了对接的人,然而几个小时的时间,也没能问出来一个明确的答案:买来的男童到底怎么在齐都派出所落的户?

  把情况反映给淄博市相关部门后,都市记者又赶到了山西省闻喜县,也就是孩子出生的地方。根据前期和张某倩沟通的婴儿信息,都市记者找到了闻喜县541总医院的妇产科。

“直播”贩婴?!仅用两个半月,买来的男婴就这样被“洗白”(4)

  都市记者随后又走访了闻喜县城的多家医院,都没有孩子母亲和孩子的线索,记者将情况反映给了闻喜县公安局刑警队。

  孩子的母亲一直找不到,孩子的身世又多了一层谜。发稿前,都市记者再次联系了淄博市公安局临淄分局民警。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