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定制婴儿,20年前它就预言了这件恐怖的事…

栏目:社会万象 编辑: 时间:2020年07月12日 18:49:05

在前不久,我们推荐的《孪生陌生人》就探讨了科学研究不该凌驾于道德伦理的主题;(回顾:美国活人实验,这片比《楚门的世界》还震撼!)

《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11月26日,一则名为的消息刷爆了互联网。

贺建奎教授

  不光令本次项目的负责人声名大振,更是激起了整个社会的舆论冲击。

  消息发布后不久,舆论峰回路转。

强烈谴责“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

  “知识分子”微博发布了一则百余名科学家联合声明,

不仅有违伦理道德,更有可能导致婴儿日后的心血管异常。

  因为这项技术

与此同时贺教授的这项基因人体实验也被诸多人质疑。

  先是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将启动对于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再是贺建奎教授任职的南方科技大学发表声明称,对此事并不知情,而且在今年2月贺建奎已停薪留职。

项目不是在医院做的,孩子也不是在医院出生的。

  紧接着网上流传的那份为申请书签字的医院称:

莆田系医院

  而且医院负责人也声称不记得开过这个会议,关键的是这个医院还是著名的。

而那时已经有孩子做过基因改造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实验是在开始之后,在向有关部门提交的申请,

  如此种种,更是加深了公众对于此事的质疑。

  在前不久,我们推荐的《孪生陌生人》就探讨了科学研究不该凌驾于道德伦理的主题;(回顾:美国活人实验,这片比《楚门的世界》还震撼!)

  今天我们再来从另一部电影,以另一种视角来审视基因改造这一事件。

《千钧一发》

基因

  从海报上蜿蜒盘旋的核苷酸序列就可以看出,电影主要聚焦的就是。

  该片的背景设定与当下发生的事件简直如出一辙。

  在不久的未来,生物技术发展迅猛,编辑改造人类的基因成为可能。

  父母在生小孩之前,都会让医生进行基因筛选,让最精华的基因都集中在婴儿身上。

“完美人类”

  在科学的涉及下,一批批所谓的出生,他们天然的抵御各种疾病,自身没有生理缺陷,寿命也更长一些。

  同时,父母还可以决定小孩的性别,眼睛、头发和皮肤的颜色,简直就是一个定制版的超级娃娃。

文生

  在这种前提之下,作为最后一批正常人类(未做任何基因筛选)的,显得更加的低微,渺小。

  他不光生来就患有近视和心脏病,更是被医生断言活不过30岁。

“瑕疵人”

  这种婴儿,长大后会被称为。

安东

  两年后,文生的父母通过基因编辑技术,给他生了一个弟弟。

  兄弟俩虽然成长在一个屋檐下,但在生长发育的各个阶段,差距都十分明显。

  年龄比文生要小的安东,长高的速度却要快得多

  与此同时,那个阶段的社会,更是极端崇拜经过基因改造的完美人类。

  因为他们不光身体健康,而且智商超群。

“一等公民”和上层阶级。

  这也导致他们垄断了整个社会的所有重要职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

  而曾经的那些普通人则沦为这个世界的负担与排除对象,成为被故意忽视的微尘。

  影片其中一幕,基因改造人在前景,而背景是由他们所主宰的普通人,面目的模糊恰好说明了他们在社会上的卑微地位,而那个铁栅栏 ,也成为现实中基因障碍的物化表现。

文生

  (伊桑·霍克 饰)从小的梦想就是去漫游太空,但这项工作早已成为基因改造人的专属。

  原本属于大众梦想奋斗有可能成功的梦想职业,在基因技术成功的时候,就转化为一种带有歧视色彩的特定工种。

清洁工

  留给文生的工作机会,只有宇宙飞船内部的。

  基因,是一份简历,也成为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千钧一发》中的背景设定,如今在我国走出了第一步。

  这部高概念的科幻电影也从一部脑洞大作,走向了一篇警世寓言。

  当学者陶醉在人类生物医学的巨大突破之时,这部电影恰如其分地给大众提出了一个问题。

基因改造将创造一个新的固化阶级。

  在这一实验下,这两名婴儿将天然的抵抗人类最闻之色变的疾病——艾滋病

  当这项技术逐渐推广应用之时,将诞生一大批拥有生理优势的超级婴儿。

  这时候“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已经转换为一句既定现实下的无奈申诉了。

  当这批人成长进入社会之时,将顺理成章地占据那些掌握社会资源与重大权力的职位。

  而普通人也丧失了“努力就有未来”的可能性。

人类也将在现实面前丧失梦想的力量。

  只能看着宇宙飞船升空的清洁工文生

基因的书写方式。

  这一切只因为那堵生来就无法跨域的墙——

  而在这时,原先社会的上层阶级将会多了一条延续家族优势的道路。

金钱将是最重要的门槛。

  在基因改造刚刚推广之时,

  富人们的子女可以率先享受这项技术变革带来的成果,成为新世界的亚当与夏娃,主宰未来。

  而众多的普通人将真正的丧失跨越阶级的途径,一生所能取得的最大成就,可能就是得到基因改造者所残留的面包渣。

屌丝逆袭的励志故事,永远不可能上演。

  裘德洛在片中饰演一位基因改造人

  他与主角之间因为基因交易产生关联

  而且这项技术一旦实现,届时关于人类独立的思想、自由的品格、形体的各异,都将产生难以想象的变化。

由此产生的社会负面影响将大大增加。

  性别比例完全失衡

  洗脑控制将会发展到分子层面

  孩子真正成为了父母的“玩具”

  近亲结婚的生理阻碍将会被废除

  孩子的父母到底是精卵子提供者还是手术医生......

基因交易黑市场

  更严重的可能会像电影中那样,“瑕疵人”为了像更高的阶级攀爬,求助于,通过买卖基因彻底成为另一个人。

  再恐怖一点,像《人兽杂交》中通过基因重组实验创造出来的怪物,也许真的会突破试管......

  电影早就启示了我们,是否真的需要去构筑这堵基因围墙——

它阻挡住人类天然的梦想与多样性,制造一个看起来完美,实际即同质化有压迫的世界。

  如今基因改造的大幕已经被人揭开,潘多拉的魔盒也已经现世,我们到底如何选择,在这时显得尤为重要。

  如果当基因改造的恶果开始显现时,我们才翻然悔悟,恐怕就为时已晚了。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