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庸:世界是如此荒谬而又有趣,每一天都不会真正重复

栏目:情感故事 编辑: 时间:2018年08月18日 11:13:11

小时候上幼儿园,老师必须把我的座位单独排在窗口。因为知果不能一直凝视着窗外,我就会哭闹不休,搞得别的小孩无法上课。于是从四岁到六岁,我是对着窗外度过我人生最早的学校

 

 

 

小时候上幼儿园,老师必须把我的座位单独排在窗口。因为知果不能一直凝视着窗外,我就会哭闹不休,搞得别的小孩无法上课。于是从四岁到六岁,我是对着窗外度过我人生最早的学校生涯的。

世界,就在窗户的外面。

幼小的我不会这么思想,却执拗地只愿意面对窗外那个有人走过,有云和树叶飘过的光影变幻的世界,而不愿意回头接受窗子里这种被规定、被限制的小小人生。令人头痛的是,长大之后的我竟然也是这样。

我没办法接受人生里许多小小的规矩。进小学,我读不会课本,做不了功课;念中学,我被好几所学校踢来踢去;上大学,我是自己关着门读了几个月书奇迹般考上的;等退伍有一份好工作后,我却跑去做当时还没有人认同的专职漫画家。就像小时候一样,别人上班、上课,我却只想一直看着,或接触窗户外面那个流动的世界。

 

 

我曾经花了几年时间到国外旅行,坐着地铁跑来跑去,在每一座城市从早到晚散步,为的只是去看街头各式各样的人群。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事都会发生。

TAGS:
上一篇:婆婆把女儿关在猪圈,儿媳逼她下跪认错,她指了指头顶,儿媳愣了
下一篇:古代女人如何与丈夫平等的生活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