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威王率诸侯朝见周天子,为什么会被当做笑话

栏目:历史趣闻 编辑: 时间:2020年02月05日 17:40:27

注意“朝秦楚”三个字, 齐宣王希望做到秦王、楚王都来朝见自己,则是把秦国、楚国给灭了,他也没想到。总而言之,就是齐宣王脑子里,还没有扫平六国,统一天下这根弦儿。

大家都知道,战国初期田齐取代了姜齐。田氏代齐流血不多,但正因如此,对齐国的旧体制,也就没有根本触动。齐威王以来的改革虽多,但深度是不如其余各国的,因此齐国封建贵族政体的尾巴割得最不干净。齐威王早年曾不理政事, 但齐国政府照常运转,可见君主之外还有相当强势的政治力量。孟子跟齐宣王说“不得罪于巨室”,大概也不是空谈,齐国确实还有比较多独立于君主权力之外的大贵族。这一点在诸侯亡秦,楚汉相争的时候表现得特别明显。

那时齐地最强大的势力,是田儋、田荣、田横兄弟这一伙,他们是田齐的宗室,跟齐王的关系却已经比较疏远。项羽想扶植末代齐王田建的后人跟他们对抗,但完全不是对手。战国时代,齐国是唯一没有实行郡县制的国家,而有一个所谓的五都制。临淄固然是首都,但此外还有平陆、高唐、即墨、莒四个都城。五都制的情形今天无法考据得很清楚,大概比之封建制属于集权,较之郡县制则该算分权,可以认为是封建和郡县之间的一种过渡形态。

齐国国内政治体制旧,齐国的对外政策,思维大体也陈旧。鲁仲连讲过齐威王的一件轶事:“昔者齐威王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居岁馀,周烈王崩,齐后往,周怒,赴於齐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东藩之臣因齐后至,则新。’齐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妈妈是婢女的意思)也!’卒为天下笑。”齐威王率领天下诸侯去朝见周天子,这显然是在模仿齐桓公。 可惜周王室实在太不识趣,已经沦落到“贫且微”的境地,威风却大。

周烈王去世,齐国奔丧去晚了,新即位的周显王就大怒,派了个使者到齐国去报丧:“天崩地陷,天子守丧睡在草席上。东方藩国的臣子田因齐(齐威王的名字)迟到了,应该砍头!”齐威王没想到竟得了这待遇,真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你却是普希金童话里的老渔婆,于是他骂了句粗话。于是整件事,就给弄成了一个笑话。以我们后人的眼光看(后人仗着距离感,在大局观上很容易占便宜),就算齐威王和周王室相处融洽,对齐国发展,也不会有多大的积极效果。

毕竟,战国时代的格局,与春秋时已经完全两样,天子残存的威严,也已经消耗殆尽。就是说,这事儿即使没有像这样当场弄成笑话,早晚也是个笑话。但齐王学习齐桓公的热情,并没有因此受到打击。威王去世,儿子仍然继承父亲的遗志。孟子见齐宣王,齐宣王开口就问:“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所谓齐桓、晋文之事,当然还是要尊奉天子,称霸诸侯。而所谓称霸诸侯者,也就是怎么当诸侯当中的老大,让各国都崇拜、追随你。换句话说,就是这些国家都还存在,并没有变成齐国领土的一部分。

对这个问题,孟子没直接回答,反而东拉西扯说些琐事,调动齐宣王的情绪。俩人聊得挺不错,于是孟子开始猜测齐宣王的“大欲”,也就是人生目标是什么:“王之所大欲可知巳,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这个推测,齐宣王是默认了的。那么,注意“朝秦楚”三个字, 齐宣王希望做到秦王、楚王都来朝见自己,则是把秦国、楚国给灭了,他也没想到。总而言之,就是齐宣王脑子里,还没有扫平六国,统一天下这根弦儿。

要知道,争霸战争的思路和兼并统一战争的思路,战略步骤完全相反。统一是远交近攻,先把邻近国家吃掉再说,慢慢再滚雪球似的越做越大。争霸却是远攻近交,我要保障和我同盟的国家(往往也就是周边国家)的安全,不但我不打它,而且不让远处的国家打他。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