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时期,为何楚国也能作为霸主国

栏目:历史趣闻 编辑: 时间:2020年02月05日 17:36:22

人是天子的叔叔,和天子有着相同的血脉,面对这个身份,你还敢自称贵族?”瑕禽反驳说:“可惜,我们今天面对尊敬的晋国法官,要讨论的是对错而不是出身。众所周知,自从王叔被任命为国相

春秋时期,各国都热衷于争霸,在齐桓公开创这个模式后,宋国、晋国秦国、楚国、吴国、越国都先后加入了这个游戏。为什么这些国家都热衷于参与这种争夺呢?那是因为“霸”拥有大权力,能为自己的国家赚得盆满钵满。

齐桓公任用管仲为相,促进国家的统 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最先成为霸主。齐桓公是周庄王十二年(公元前685年)即位的,他在政治、经济上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使齐国国力强盛起来。随后齐桓公率兵击退戎族、狄族的进攻,又率齐、鲁、宋等八国之师破蔡伐楚,阻止楚军北进,“内外兼修”,使齐桓公拥有了威望。周襄王元年(公元前651年),齐桓公召集诸侯于葵丘会盟,成为春秋第一任中原霸主。

周襄王二十年(公元前632年),楚成王率领楚、郑、陈等军队围攻宋国都城商丘(今河南商丘南),宋国被迫向晋国求救。

很快,晋文公率领中原联军和楚国发生大战。晋文公为了避开楚军的锋芒,以便选择战机,命令部队向后撤退九十里。古代军队行军三十里叫作一舍,九十里就是三舍。晋军“退避三舍”,后撤到卫国的城濮(今河南濮城)城濮离晋国比较近,补给供应很方便,又便于会合齐、秦、宋等盟国军队,集中兵力。

城濮之战,晋国获胜。随后,晋文公请来周襄王,在践土和诸侯会盟。周天子册封晋文公为侯伯(诸侯之长),并赏赐他黑红两色弓箭,表示允许他有权自由征伐。晋文公成了第二位中原霸主。

先后受到了齐、晋的阻挡,楚国转而向东吞并了一些小国,国力强盛。周定王十年(公元前597年),卷土重来的楚军在楚庄王的率领下,在邺(今河南郑州北)与晋军大战,打败晋军。中原各国屈辱地向楚国求和,甚至周王室都派出使者,承认楚王的“王”位。这样,来自南方的楚庄王成为第三位中原霸主。

晋国称霸的时候,西部的秦国也强大起来。秦穆公企图向东争霸中原,但由于向东的通路为晋所阻,便向西吞并十几个小国,在函谷关以西一带称霸。所以,也有说法将秦穆公算入春秋五霸中,不过因为秦国的影响力只在西方所以这个霸主略微有点“水”。

以后,吴国、越国相继强大,争霸于东南。

周敬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进攻越国,围困越王勾践于会稽(今浙江绍兴),迫使越国屈服,接着又打败齐军。周敬王三十八年(公元前482年),在黄池(今河南封丘附近)与诸侯会盟,争得了霸权。然而,因为吴王夫差的影响力在江淮平原一带,远离传统的文明中心—黄河中游地区,所以这个霸主也不够名实相符。

越王勾践自被吴国打败后,卧薪尝胆,立志报仇,经过十几年努力,转弱为强,灭了吴国。勾践乘势北进,与齐、晋等诸侯会盟于徐,成为霸主。此时,越王勾践称霸的原因不是因为越国多强大,而是晋国内部分裂,所以越王勾践的霸王也是名过于实。

另外,也有说法认为宋襄公是春秋五霸之

可以说称霸就是春秋史中最主要的活动,如果解释“霸”就需要从春秋的爵位说起。

春秋时代,爵位等级为:公、侯、伯、子、男。这个爵位等级是有特殊意义的,公爵是姬姓人的封爵,周王姓姬,公爵爵位意味着:享有公爵爵位的人有资格继承王位。当然,并不是所有姬姓人都有资格封为公爵,晋国国君也姓姬,但他最初获封的是唐国,侯爵。后来才改称为晋,自称“公爵”,称“晋某公”。

其实,早期的侯爵与伯爵并没有明显的等级差异。一般来说,替周王在边境地区守卫的战区总督,称为“侯爵”。因为他身处边境,为了国内安全,财力物力不免向周边侯国倾斜,于是,在对外战争时期,侯爵的待遇稍稍高于伯爵。

而早期“伯”的意思是“王的管家诸侯之冠”。春秋时代,这是“霸主”的专用名词。总称霸主为“诸侯之伯”,称霸也称为“称伯”。在中国,兄弟间排行称之为“伯仲叔季”,“伯”就是老大,“诸侯之伯”就是代替“王”管理诸侯的老大,被管理者中当然也包括“侯爵”。

为什么这么多的强力君王都热衷于称霸呢?那是因为霸主拥有的最大好处—纳“征”取“成”。

春秋时代所有的封君都是周王的臣子,所以他们需要纳贡,就是上交财物。而根据职业的不同,有些人需要的是贡献劳动,也就是服兵役。纳贡演变成了税收,贡献劳动演变成了劳役。

周王力量不够,霸主作为代表行使权力,那么他就有资格从其他国家获取财物和劳动力,就是纳“征”取“成”。所以晋楚争霸时,晋国国君一声令下其他国家就必须服兵役,跟着出兵,而那些没有出兵的国家就需要交钱做军费。如果一旦这两者都不去做,就意味着背叛,等待它的就是霸主国的怒火。

纳“征”取“成”的份额是十分大的,曾经作为晋国大家族族长的赵武子第一次从国家的“征成”中获得了百分之七的利益,惊讶得口都合不拢,笑着说:“我们赵人,十年不会挨饿了。”

当然,作为享受巨大权益的霸主,除了不断面临新生国家的挑战外,还需要帮天子处理家务事。

周灵王九年(公元前563年,周天子的叔叔陈生与卿伯舆竞争周王室国相的职位。因为天子偏祖伯舆,王叔陈生怒而出奔到晋国。周天子就派人请他回去,并杀掉了伯舆的亲信史狡。结果这个周天子的叔叔还是闹别扭,不肯回家。于是晋侯(霸主)就派自己的执政士句(范宣子)来做裁判。

开庭的这天,因为贵族是不能亲自受审的,所以原告和被告各有代表,王叔陈生的代表是其管家,伯舆的代表是其属大夫瑕禽。

管家首先发言:“尊敬的晋国法官。我们大周王朝自有规矩,尊尊,亲亲,不可动摇上下尊卑。被告出身卑贱,其祖上不过是个贫贱的国人。而现在这么一个出身卑微的人竟然敢和天子的叔叔对簿公堂,这件事情从根源上就说不通吧?”瑕禽说:“如果要说根源,就要从两百年前讲起了。平王东迁,七姓从王,其中就有我家君上的祖先。我家君上的祖先毁家纾难,才让东迁的天子维护住礼仪和威严。天子因此和我家君上的祖先盟誓,除非河清海枯,否则,这贵族的爵位,我家君上将世世代代传下去。从根源上来说,我家君上的先祖也是名正言顺的贵族啊。”

士匀赞许地看了瑕禽一眼,目光移向王叔的管家。管家说:“那又怎么样贵族和贵族是有差别的。站在洛阳的野人面前,你们可以自称贵族。可我家主

人是天子的叔叔,和天子有着相同的血脉,面对这个身份,你还敢自称贵族?”瑕禽反驳说:“可惜,我们今天面对尊敬的晋国法官,要讨论的是对错而不是出身。众所周知,自从王叔被任命为国相,朝廷上下就乌烟瘴气。至于法律,更是不当回事。在这个国家,唯正直者受穷。”双方争执不下。

到了这个层面,法律就失去了威慑意义,对错不是重点,实力和利益才是重点。虽然晋国是最注重法律的国家,但是这里是周王室的地盘,必须根据周的传统行事。

士勻说:“天子偏袒谁,我也会偏袒谁,我判定伯舆获胜。”但是实际操作上,他却命令两人签订平等的友好协议。结果,双方都接受不了,晋国就任命亲晋国的单靖公为周室国相。

可以说,霸主除了可以从别国征收保护费,获得利益外,也要承担自己的义务,甚至连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处理。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