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50大美味甜点,排名不分先后

栏目:美食菜谱 编辑: 时间:2020年01月11日 14:53:32

与香草相比,香兰具有独特的香气,但对于红宝石的爱好者来说,“红色的珠子”才是真正的宝藏。厨师在制作时,会将马蹄浸入新鲜的石榴汁糖浆中,放入木薯粉中滚滚,最后煮熟,这些珠子具有甜美的口感

全球50大美味甜点,排名不分先后

什么样的甜点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甜点?对于这个问题,你不妨上街去问问路人,但我敢肯定,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答案。

从童年美食到祖母最爱的食谱,对于食物的喜好总是非常主观的,甜点则更是这样,它们通常是庆典和传统节日的重头戏。

甜食皆饱含了思乡之情,但有些甜品却摆脱了本地风味的桎梏。无论在世界各地的哪个国家,你都能在咖啡馆菜单的最下方找到意式提拉米苏的存在,或者闻到香港蛋挞发出的浓郁奶油香味。若以非官方的推选为准,这二者恐怕都可以在世界美食殿堂中永久占据一席。

很多类似的美食完全不像是甜点——以蛋挞为例,它更多时候是作为下午茶。正餐结束时上甜点是最近才时兴的做法,而在非洲和亚洲的某些国家,甜点更像是一种舶来品。

不过,同语言或文化一样,食物中“外来因素”的判断通常颇为复杂。提拉米苏所仰仗的巧克力、咖啡和糖是通过全球贸易进入意大利,蛋挞这种香港最具标志性的甜食则根植于葡萄牙人的冒险时代。

正如最好的甜点没有答案一样,本文所罗列的清单亦掺杂了个人的感情因素。在点心厨房工作的九年时光中,我接触了从意大利利古里亚到墨西哥尤卡坦的各种风味,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厨们都有过交流。

出生在曼谷的Pichet Ong是一位著名的糕点厨师,以混用亚洲和欧洲原材料而闻名,他告诉我说,新加坡和泰国的甜点蕴含了亚洲移民和国际贸易的历史。烘焙师兼插画家约翰娜·金德瓦尔(Johanna Kindvall)在布鲁克林和瑞典都曾生活过,她向我们分享了一道豆蔻卷的配方。在从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寄来的电子邮件中,拥有叙利亚和黎巴嫩双重国籍的烹饪作家阿妮萨·埃罗(Anissa Helou)更是回忆起了中东地区人民用来装点餐桌的诱人甜点。

下面我们将按照字母顺序一一介绍这五十种最特别的甜点,其中既包括不起眼的巧克力屑,也有来自东非酥脆的喀什塔塔。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祝你有个好胃口!

夹心饼(Alfajores),南美

从阿根廷到秘鲁,随便走进街上某一家面包店,你都能在柜台后面发现这些码得高高的夹心饼干。酥饼的酥脆口感被外层甜甜的牛奶太妃层所取代,这种类似焦糖的甜品是用甜牛奶慢火熬至粘稠得到的。

这种简单的饼干是拉美地区厨师们发挥创意的最完美素材。你可以品尝到浸在黑巧克力中的夹心饼、裹着白巧克力的夹心饼以及椰浆香料夹心饼等各种版本——在世界上令人欣喜的甜点排行中,肯定有它的一席。

薄皮苹果卷(Apfelstrudel),奥地利

利用具有韧性的面筋做出来的一种传统面团点心,其极富弹性,据说拉成的薄片透明到可以透过它阅读报纸。

展开以后,酥皮可包上混入了黄油炸面包糠和葡萄干(有时候还会加入核桃)的香甜苹果馅。世界各地的点心店里都会制作这道甜点,但最经典的吃法还是在维也纳的Café Korb,即来一块薄皮苹果卷,再配上一大杯顶着奶油的维也纳咖啡。

果仁蜜饼(Baklava),土耳其

这种糖浆蜜饯轻咬上一口,就能品尝出几十种的层次口感,它堪称是奥斯曼帝国传承下来的甜点杰作。尽管在黎凡特、巴尔干半岛、高加索以及北非地区(这些地方都曾被奥斯曼帝国统治过),果仁蜜饼都非常受欢迎,但它的精神归属地依然在现在的土耳其。

土耳其的点心店经常会用托盘来装果仁蜜饼,它们被切成方块形,里面塞满了花生,还被淋上蜂蜜糖浆。奥斯曼帝国遗传下来的糖浆类甜点很多,但果仁蜜饼却显得独树一帜,原因很简单:它不仅制作原料简单,还可以做出各种花样。

黑森林蛋糕,德国

除了神话传说和山顶城堡外,德国的黑森林地区还以最美味的黑森林蛋糕而闻名。圆形的黑色巧克力蛋糕中加入了掺有樱桃酒的樱桃糖浆,上面顶着一层薄巧克力,外面是厚厚的发泡奶油层以及新鲜的樱桃。

如果还嫌风味不够,你可以再加上更多的奶油,在蛋糕周围撒上碎巧克力并镶上樱桃。黑森林蛋糕堪称是风靡整个德国的梦幻甜点,在德语中,它被称之为Schwarzwälder Kirschtorte。

博尔玛(Borma),中东和土耳其

这道甜点是用金黄酥脆的奶酪酥皮裹上香味浓郁的坚果做成的,相比果仁蜜饼,它显得更加别致,也更香气四溢。另外和果仁蜜饼不一样的是,博尔玛需要油炸,再浸入风味糖浆中,这更增添了其风味和酥脆的口感。

果仁蜜饼将果仁芯一层层填入酥皮中,而博尔玛则是卷起来切成段,从截面就可以看到里面包的多彩开心果、白色的松子以及核桃。别致的造型使得它成为了赠人的佳品。中东和土耳其的点心铺经常会在大浅盘里一层一层地码上博尔玛,以此来招徕顾客。

布朗尼,美国

巧克力多一些还是蛋糕多一些?从中间切成块状还是切成片状?追捧这道美国甜点的爱好者们必定都有自己的独家制作心得。最早的布朗尼蛋糕配方出现在芬妮·法默(Fannie Farmer)于1906年创作的《波士顿烹饪学校食谱》(Boston Cooking School Cook Book)一书中,作者使用了不加糖的巧克力让蛋糕呈现出略带粘性的外观。

在此后的一个多世纪里,布朗尼逐渐成为了一种主流的甜点,它可以作为底料加入圣代中,具有一种让人上瘾的冰淇淋风味。甚至连女影星凯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也曾对布朗尼蛋糕的烘焙方式发表过自己的观点:“首先从不放弃,其次坚持做自己,最后记得别在布朗尼中加太多面粉。”

卡诺里 (Cannoli),西西里岛

酥脆的外壳裹上奶油芝士,这道西西里经典甜点充分体现了这座岛屿多元的烹饪历史。卡诺里起源于帕勒莫的狂欢庆典,其传统夹心是用羊奶制成的如同丝绸一般爽滑的意大利乳清干酪。

尝上一口浓郁的夹心,你就能感受到阿拉伯世界对于西西里烹饪潜移默化的影响:奶油芯中加入柑橘蜜饯以增加风味一直是中东地区人们最爱的做法。

豆蔻卷,瑞典

每年的十月四日是瑞典的肉桂卷节,但在甜品爱好者眼中,芳香扑鼻的豆蔻卷会让肉桂卷显得黯淡无关。作为小麦面包家族中的一员,豆蔻卷是最适合菲卡时刻享用的佳品,菲卡是风靡瑞典职场的咖啡休息时段,每天会有两次。

新鲜烘烤的豆蔻卷是令人难忘的美食,它做起来也不难。作家约翰娜·金德瓦尔就提供了一种经典的做法:将磨碎的豆蔻种子拌入经过轻微发酵的面团中,再卷起来,表面撒上糖和香料进行烘焙即可。烤一堆豆蔻卷,冲上几杯浓咖啡,叫上三五好友,即可享受最美好的菲卡时刻。

珍多冰(Cendol),新加坡

在新加坡闷热的午后,本地人通常会享用这道冰爽的甜品来解暑降温,海滨餐馆和路边摊到处都能买得到。冰镇过的椰奶加入棕榈糖浆以后会略带烟熏的焦糖风味,另外还会加入绿色的米线冻。珍多冰鲜艳的颜色来自于班兰汁,它是用热带旋叶松的叶子提取出来的。这种冰镇甜点在整个东南亚都很常见,但新加坡的珍多冰通常还会加上一勺红豆甜羹,这让它看起来更加诱人。

巧克力屑饼干,美国

这道典型的美式甜点看似简单,但基础的奶油加黄油的饼干配方却能幻化出无数多的不同风格。但不管你最喜欢哪种风格,完美的巧克力屑曲奇都具备口感和风味上的微妙平衡。边缘酥脆,融化的中心较为柔软,面团黄油的香甜与巧克力和红糖的微苦搭配简直相得益彰。

据说巧克力屑曲奇诞生于一个甜蜜的意外,马萨诸塞州一位名叫露丝·维克菲尔德(Ruth Wakefield)的旅馆店主将切碎的巧克力拌入曲奇面团中,本想制作出均匀一致的巧克力曲奇,结果却做出了巧克力屑曲奇。这道甜点的配方便由此风靡开来。

巧克力慕斯,法国

用少量原材料就能做出来的梦幻甜点,巧克力慕斯堪称甜美的悖论:口感愈浓郁,看起来就越淡雅。法国大厨们制作巧克力慕斯(mousse在法语中意为“泡沫”)的历史至少有好几百年了,但人们对于发泡巧克力的探索却更为久远。

奥尔梅克(Olmec)人、玛雅人和阿兹特克人早在接触欧洲人之前就开始消费巧克力了,他们认为巧克力泡沫越厚,味道就越好,古代律法中甚至描绘了厨师从几米高的地方倾倒巧克力以产生泡沫的场面。

椰子蛋糕,美国南部

涂着黄油的圆形香草蛋糕富有弹性,上面堆满了椰蓉和七分糖霜,这便是一款经典的美国南方甜点。作为典型的美式甜品,椰子蛋糕堪称非正式就餐场合的明星美食,其配方通常被手写在卡片上,一代代传承下来。椰子蛋糕的做法有几十种,但椰蓉都必不可少……有鲜椰蓉就更好了。

层状蛋糕的起源并非在美国,但形状独特的椰子蛋糕却是纯美式的,圆形厚重的美式层式蛋糕与小块的欧式蛋糕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尽管有极简风格和全白配色方案,但椰子蛋糕却始终充满了丰富老式的愉悦感。甜到掉牙的糖霜在美国南方以外的地方极少会使用,但这就是经典风格,尝上一口,就能体味到独特的美式传统。

杏仁羚羊角(Cornes de Gazelle),摩洛哥

即便在诱人的摩洛哥甜点堆中,这些注芯的美味也是众多人的最爱,这种制作繁琐的点心通常出现在庆典和各种特殊场合。经典款的杏仁羚羊角是在薄层面卷中灌注杏仁粉,洒上橙花水以后香气扑鼻。杏仁羚羊角需要烤至淡金黄色,面团保持柔嫩的质地,但中间已经熔化。

虽然摩洛哥全国各地——包括邻近的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都有制作这种甜点,但造型最精巧的杏仁羚羊角出自摩洛哥港口城市德士安(Tetouan),那里的面包师会使用精巧的模具来制作花式面团,然后进行烤制。

法式烤布蕾(Crème Brûlée),法国

乳脂状的甜点上覆盖着一层亮晶晶的焦糖,完美的法式烤布蕾呈现出鲜明的对比效果。每咬一口,你都能品尝到烤到微苦边缘的酥脆焦糖中混合着香草蛋奶糕的方向风味。通常使用纯奶油来制作的法式烤布蕾是口感最为浓郁的奶油甜点之一,而且在制作时必须采用水浴来缓慢加热,以防止凝结和烘烤过度。

对于面点师而言,制作法式烤布蕾最出彩的环节在于灼烧表层的糖霜。他们会使用喷灯或传统烤盘等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用具来完成这个步骤,烤盘是一种铸铁盘子,可以被加热到很高的温度,据说用它炙烤出来的效果最均匀。

蛋挞,香港

随着牛奶蛋羹的飘香走进香港任何一家点心铺,你都能品尝到这里最具代表性的甜点。蛋挞大小合适,正好可以一口吃下,刚出炉的最好吃,此时温热的奶黄与完美酥脆的外壳堪称绝配。它也是全球化进程的美味象征。

很多人都能从香港蛋挞上看到葡萄牙葡式蛋挞的影子,后者随着葡萄牙贸易者和殖民者的脚步传遍了世界各地。在香港站稳了脚跟以后,蛋挞又被再度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它们被装在热气腾腾的点心盒子和商店橱窗中,诱惑着路过的行人。

甜甜圈,美国

在世界甜点的“众神殿”中,油炸面团算是主流。从法式面包圈到希腊的蜂蜜泡芙,很多甜点都属于这一类的面包圈,而且深受人们喜爱;在沸腾的油中速炸可以将简单的面团转化为不一样的美味。但美式甜甜圈能在这份榜单上占据一席之地,凭借的是填充的独特创意和风味。

从缅因波特兰的神圣多纳圈(Holy Donut)到俄勒冈波特兰的巫毒甜甜圈(Voodoo Doughnut),老式甜甜圈通常都会裹上厚厚的枫糖霜、脆熏肉、新鲜果汁色素以及赋予其独特风味的酒精浇头。

巧克力杏仁蛋糕(Eszterhazy Torta),匈牙利

全盛时期的奥匈帝国横跨中欧,即便在帝国垮台一个世纪以后,从维也纳到萨拉热窝的点心铺中,人们依然能看到它所留下的遗产。

巧克力杏仁蛋糕看起来非常漂亮,杏仁酥皮高高堆起,中间是巧克力奶油乳酪构成的条纹,上面还覆有巧克力和香草方旦糖做出来的如同蛛网一般的纹路。融化的质感和浓厚的甜味,使得这款老式蛋糕多年以来一直是布达佩斯甜食爱好者们的最爱。在维也纳,你同样也很容易就能品尝到巧克力杏仁蛋糕。它一直深受共享烹饪传统的影响。

果馅饼(Flan),拉丁美洲

在蛋挞类甜点的庞大家族成员中,拉美的果馅饼一直是其中最酷的存在,它将简易和复杂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深色焦糖在表面形成了薄薄的一层,底部浸有糖浆。虽然果馅饼是从西班牙传到拉丁美洲的,但拉美人认为经过了祖祖辈辈的改造,这款甜点早已没有了西班牙血统。

在墨西哥的咖啡馆或家庭聚会上,人们都可以品尝到果馅饼。经典果馅饼的爽滑口感可以完美地中和辣椒和香料产生的刺激感。

巧克力熔岩蛋糕(Gâteau Fondant au Chocolat),法国

将温热的巧克力熔岩蛋糕切开,里面的巧克力芯就会慢慢流出来。这种口感浓郁的深色蛋糕对时间和温度的要求非常严格:上得太早,它就成了黏黏的热蛋糕糊;上得太晚,它就成了普通的布朗尼蛋糕。如果时间控制得恰恰好,咬上一口,你就能体味到融化的巧克力棒带来的那种软滑的愉悦感。

上世纪九十年代,巧克力熔岩蛋糕一度是甜点菜单上大红大紫的明星。虽然现如今这股热潮已过,但这道愉悦感官的甜点依然是正餐结束以后最完美的收场。

意式冰淇淋(Gelato),意大利

从刨冰到果汁冰糕,冻甜点一直都是美食界颠扑不破真理的明证之一,那便是:在夏日午后,再也没有什么比来上一份冰冷甜蜜的甜品更让人舒心的了。

在全世界的冰冻甜品家族中,意式冰淇淋一直都是最顶尖的存在。在大太阳下,你可以用勺子大口地品尝着,无论是柠檬冰淇淋、口感浓郁的榛子冰淇淋,还是经典的巧克力意式冰淇淋,低脂肪和较高的调制温度都使得它们的风味比一般冰淇淋要清爽许多。在意大利,全年的任何时节都能品尝到意式冰淇淋,真正的冰淇淋爱好者们甚至会专程前往位于博洛尼亚的意式冰淇淋博物馆,在博物馆的咖啡馆里尽情品鉴。

玫瑰奶球(Gulab Jamun),印度

这种经过油炸的印度甜点可不是简单的面团,它散发着牛奶蒸馏过后的浓郁香味。玫瑰奶球的传统做法是用牛奶在文火上慢炖数小时,让剩下的乳清呈现融化的质感。用酥油炸过以后,它又带上了油脂的风味,最后还要将其浸在混有豆蔻籽和玫瑰的香甜糖浆中。

玫瑰奶球口感浓郁且制作复杂,开斋节和排灯节这样的印度重要庆典上才会出现它的身影。不过,据说这款甜点起源于波斯,在中世纪由波斯的军队带到了印度。

日本奶酪蛋糕

如果你喜欢奶酪蛋糕但又觉得纽约的奶酪蛋糕过于厚重,那么日式奶酪蛋糕可能就正合你意。它奶油甜香的风味被锁在松糕内,适量奶酪的浓郁又被清淡蓬松的口感所补偿。日式奶酪蛋糕的秘诀在于打发蛋白的特殊技巧,即将其混入由奶油乳酪和香草构成的温热糊状物中进行搅拌。无论是便利店还是面包房,这种奶酪蛋糕在日本随处都能买得到。当自己制作或购买时,不妨注意观察一下日式奶酪蛋糕特有的微微晃动特征,这代表了它轻柔富有弹性的质感。

喀什塔塔(Kashata),东非

漫步于东非的市场,你就能发现这种金黄色的甜品,它有着焦糖的酥脆口感,里面还掺有花生和新鲜椰果。喀什塔塔填补了曲奇和蜜饯之间的美味鸿沟,豆蔻的加入不仅为其增添了芳香,更使其在强手如林的世界甜点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

当年那些开着单桅帆船停靠在东非海岸的商人们,通过水路带来了新的语言、风味和调料,其中就包括从阿拉伯输入的喀什塔塔,但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它与阿拉伯世界无关,它代表了东非最甜蜜最令人思乡的记忆。

面包卷(Kifli),匈牙利

中欧的lekvár是一种口感浓郁的果酱,它完全保留了那里成熟杏子和李子的酸味。但在这些呈新月状的甜点中,lekvár则相当于美味的奖励。

柔软薄薄的面皮被揉成半月形就是为了包住里面的填芯,然后上面还要撒上一层糖霜。面包卷的作用并不仅限于保存果酱,匈牙利人特别喜欢在节假日享用这道美食,而且里面通常还会塞满甜核桃仁或罂粟籽。

肯纳夫(Knafeh),黎凡特

金黄的糕饼上覆盖着甜奶油、果仁或咸奶酪,无论是口感还是风味都呈现出令人心满意足的反差感。与很多中东甜点一样,肯纳夫也会浸泡在散发着玫瑰或橘子花香的糖浆中。

尽管从安曼到亚历山大港,到处都有人在排队购买这道甜点,但品尝肯纳夫的最经典去处还是在巴勒斯坦的纳布卢斯(Nablus),据说那里便是肯纳夫的起源地。纳布卢斯的肯纳夫是用羊奶酪做的,有刺鼻的气味,表面覆有一层烘烤粗粒麦粉。一些钟爱肯纳夫的本地人甚至将它作为夹心夹在两块圆皮塔饼之间,当做一种特殊的三明治来吃。

黄油酥饼(Kouign Amann),布列塔尼,法国

布列塔尼的黄油酥饼曾经不太为人所知,但在官方的推动下,它的名声现在愈发响亮。虽然著名的面点师多米尼克·安希尔(Dominique Ansel)通过加上焦糖外壳,又进一步提升了它的品质,但黄油酥饼真正使人痴迷的本源还在于其自身的完美。

布列塔尼以高品质的黄油和海盐而闻名,在布列塔尼方言中,“kouign amann”即代表“黄油蛋糕”的意思。它的确当得起这样的名头。和羊角面包一样,黄油酥饼亦需要折叠褶曲且涂上黄油层,但褶曲程度较轻,这意味着它更有嚼劲,口感也更纯粹。滚上糖霜,再洒上一些布列塔尼海盐,世界上最美味的点心就由此诞生。

库尔菲(Kulfi),印度

作为冰淇淋家族最性感的存在,冰冻的库尔菲拥有诱人的丰富口感。制作这种传统甜点需要几个小时不停的搅拌,用鲜牛奶小火慢煨,逐渐除去水分,让牛奶中的天然乳糖散发出焦糖般的甜香味。

库尔菲有几十种风味,但最能展现印度风味的还属经典款。在印度各大城市中的库尔菲店,你可以品尝到玫瑰、豆蔻、藏红花和开心果等不同口味的库尔菲,而且配料还会随着季节变化。据说,库尔菲最初起源于莫卧儿帝国时代。

柠檬挞,法国

这种经典的法式挞有一层柔软的柠檬奶油注芯,浓郁的黄油、柠檬汁的酸味以及清爽的口感在风味上得到了完美的平衡。柠檬挞外皮的口感类似于酥饼曲奇,它保留了一定的脂肪嚼劲,与丝滑的注芯形成了理想的对比。

柠檬挞制作的简单使之成为了法国点心厨房的合适代表。虽然老式的柠檬挞依然追捧者众多,但巴黎的点心铺已经玩出了新花样,你可以去尝试一下Sadaharu Aoki的柚子挞,或者去Pierre Hermé品尝带有柑橘蜜饯的特殊柠檬挞。

林兹派(Linzer Torte),奥地利

用奥地利一座城市名字命名的这种蛋糕具有悠久的历史,但在二十一世纪它依然是甜点中的明星。面团中加入了碎果仁,通常为榛子或核桃,然后注入果酱,这样做出来的甜点介于蛋糕和果馅饼之间。

林兹派的历史至少可追溯至1653年,在诞生地林兹,它的配方代代相传。格子形状的外壳下隐约可以看到林兹派中间的注芯,香料使之散发着持久的魅力。注芯可以是简单的果酱,也可以加入磨碎的丁香、肉桂和柠檬皮。这种香气四溢的甜点是奥地利人四季的最爱。

坚果卷(M'hanncha),摩洛哥

切开色泽金黄呈螺旋状的点心,你就能看到中间大量的碎坚果仁、香橙花汁和乳香脂,后者是从丹吉尔传到土耳其的一种天然树脂,散发着甜香的气息,再配上一杯传统的摩洛哥薄荷茶,能让所有宾客都大呼过瘾。

坚果卷比千层酥薄一些,制作过程中所用的精致的warqa面团需要提前在热锅上煎好,其工艺复杂繁琐,需要长时间练习才能娴熟掌握。

椰枣饼(Ma'amoul),中东

每当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庆典来临时,中东地区的人们都会制作美味的椰枣饼,它粗粒麦粉做成的薄薄外壳中包裹着切碎的椰枣和果仁,制作过程中还要放在木制模具中做成精巧的形状。

椰枣饼拥有淡雅的甜味,它综合了中东地区的三大宗教传统:犹太教徒会在普林节(Purim)享用它,基督徒们会在复活节制作大量的椰枣饼,而对于穆斯林来说,它更是开斋节少不了的点心。咬上一口,你就会明白缘由。

油炸圈饼(Mandazi),南苏丹

椰奶的加入让油炸圈饼具有柔软的口感和微妙的芳香,当配上一杯牛奶咖啡或茶以后,它清淡的甜味特别吸引人。有些厨师还会在饼中加入一小撮磨碎的豆蔻,以增添香味,另外在风味和搭配上都可以尽情发挥创意。

尽管很多人都认为油炸圈饼起源于南苏丹——当地人通常会用它来蘸巧克力酱,但实际上在坦桑尼亚、肯尼亚、莫桑比克和乌干达,你都能发现这种甜点的存在。

蜂蜜蛋糕(Medovik),俄罗斯

少许的蜂蜜为柔软的蛋糕带来了芬芳感,它是俄罗斯最钟爱的美食之一。蛋糕的层数最多可达到十层,每层之间是融合了蜂蜜的奶油糖霜。

Variations on medovik differ widely, but the most popular takes incorporate one of two very Russian ingredients into the sweet filling.

蜂蜜蛋糕的种类变化多端,但大多数人都喜欢在蛋糕里加入一两种俄罗斯特色的原料。有些人会加酸奶油以增加风味,也有人用甜炼乳来调味,这是苏联时期最经典的俄式烹饪法,因为当时新鲜牛奶很难获取。

纽约芝士蛋糕,美国

这道来自大苹果城的最经典甜点似乎违背了点心的基本原则。清淡的面包屑抵消了奶油的甜腻,这种双赢的组合让风味提升了一个档次。与城市本身一样,纽约芝士蛋糕的灵感来自于世界各地,其中就包括东欧的酥脆干芝士蛋糕、德国的卡思客以及备受意大利人喜爱的鲜奶酪蛋糕。

纽约芝士蛋糕没有太多花哨,它没有用各种馅料或调味,只会加一些香草提取物或柠檬皮,为糖、鸡蛋、奶油和奶油芝士的组合稍微增加点芳香,奶油芝士基本都是费城牌。这个品牌与美式芝士蛋糕之间的联系是如此深厚,以至于世界各地的菜单上都能看到它的大名。

油炸球(Oliebollen),荷兰

油炸球是荷兰对于甜食界的一大贡献,荷兰人通常会在除夕夜吃它来庆祝新年。这些酥脆的圆球上享有葡萄干或黑加仑,然后放在糖粉中滚上一滚,街边小摊刚做出来的热乎乎的最好吃。

油炸球看起来只是一种简单的小吃,但在荷兰却是个正儿八经的生意。荷兰人每年还会在瓦赫宁根的味觉研究中心举办盲吃比赛,挑选最好吃的油炸球。

帕夫洛娃蛋糕(Pavlova),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每当用餐时聊到帕夫洛娃蛋糕,喜欢糕点的澳洲人和新西兰人就开始针锋相对起来,这种看起来有些杂乱的蛋白霜甜点,一直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芥蒂所在。

帕夫洛娃蛋糕的名称来自于享誉全球的俄罗斯芭蕾舞演员安娜·帕夫洛娃(Anna Pavlova),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两个国家她都曾拜访过。虽然两个国家都宣称拥有这款甜点的专属权,但有一点大家还是能够达成共识的,即它所带来的那座味觉上愉悦是谁也无法否认的。

用叉子叉开松脆的蛋白霜外壳,你就能看到甜美而富有嚼劲的内在。蛋白霜上面铺有蓬松的发泡奶油和馅饼水果,其浓郁而鲜明的风味与甜味的搭配相得益彰。

糕饼(Polvorónes),拉丁美洲、西班牙和菲律宾

这些脆饼点心松软到一碰就散,但从马尼拉到墨西哥城,钟爱它的人却非常之多。在美国,这种饼干通常称为墨西哥婚礼饼干,它非常受欢迎。糕饼是一种简单的小点心,可作为下午茶食用,也可以堆放在甜点托盘上。

糕饼的做法各不相同,有加杏仁、核桃或山核桃,但口感都同样柔嫩。这种甜点起源于西班牙,有人推测它在中东有着更悠久的历史。

甜饺子(Qatayef),中东

似乎斋戒的时间不足以激起食欲,许多斋月的信徒可以在太阳终于落山时期待甜饺子的甜美味道。

这种甜点看似一种发酵的煎饼糊,但实际上它只在一侧烤成格子状,在金酥脆的外壳和嫩嫩的内部之间形成了惊人的平衡。将新鲜奶酪、干果、坚果和奶油组成的甜蜜混合物塞入折叠的底部中,通常还会混入玫瑰水或肉桂粉。有些甜饺子还会加入芳香的糖浆,但经典款在端上餐桌之前通常会进行油炸,以增加酥脆和风味。

里戈·杨西蛋糕(Rigó Jancsi),匈牙利

蓬松的巧克力海绵蛋糕中间夹有杏酱和巧克力慕斯,这道经典的甜点上面铺着一层薄薄的巧克力釉,然后切成整齐的方块,即使在品类繁多的匈牙利甜点中,里戈·杨西蛋糕也很引人注目。

这款诱人的蛋糕因其柔滑的质地和丰富的风味而倍受人们的喜爱,它更以其爱情故事而著称。里戈·扬奇(Rigó Jancsi)是一位罗马小提琴演奏家,他赢得了比利时德拉曼·卡拉曼·奇迈公主(Princess de Caraman-Chimay)的芳心(当时已婚),1896年两人一起私奔的新闻成为了国际头条。

藏红花冰淇淋,伊朗

带着藏红花、玫瑰水和开心果的香味,难怪这款伊朗冰淇淋在波斯新年诺鲁孜节(Nowruz)上最受欢迎。从浅金的色泽到独特的香气,藏红花冰淇淋会带给人春天的精髓,它仅凭其风味就很容易在世界上最伟大的冷冻甜品中占据一席之地。

不过,要完整地去品尝藏红花冰淇淋,你可以在两片薄薄的薄饼之间夹上它。薄饼的温和风味和松脆质地使其成为了冰淇淋最完美的外包装。

煎堆,中国

咬一口炸煎薄脆的脆皮,在金黄芝麻籽粒外表中你能品尝到甜美的馅料。这种传统的中式点心中通常包上了甜豆酱或莲子制成的馅。煎堆在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中特别受欢迎,这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美味。 甜点博主兼作家朱艳芬(Anita Chu)写道,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煎堆在这段时间内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球形和金色都是未来一年的好兆头,煎堆在热油中煎炸鼓起的过程也充满了好的寓意。

雪花冰,台湾

就像夏威夷刨冰、墨西哥烤饼、格兰尼塔斯奶酪和其他各种地方甜品一样,雪花冰是台湾对世界上最伟大的美食真理的回应:当天气潮热时,没有什么比冰冷的甜食更胜一筹了。不寻常的制作技巧和复杂的配料将雪花冰显得独树一帜。奶油状的基料可以用从绿茶到果泥的各种调味料进行调味,然后将其冷冻固结,最后切成碎成薄片的碎冰。最重要的是,你还可以在其中加入自己喜欢的零食,譬如红豆沙、芋头、凉粉、新鲜水果、甜炼乳乃至年糕,你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创意。

近年来,雪花冰已经遍及全球城市,但要获得经典体验,那就去台北的士林夜市,当地人会排队购买数十家摊贩出售的雪花饼。

酸樱桃派,美国中西部

切开酸樱桃派的脆皮顶部,其中的馅料可能会让人感到震惊——如此鲜艳的颜色似乎有些不真实。 这种淡红色来自于蒙特莫朗西(Montmorency)樱桃,它是经典的馅料。这种水果十分柔软,很容易腐烂,因此如果生活在美国中西部或东北部以外的地区,您可能从未见过酸樱桃派。

酸樱桃非常酸,足以抵消馅料的甜味,而且还富含单宁酸,这样的复杂风味足以使这种水果派成为美国最好的派之一。如果你想寻找完美的酸樱桃派,不妨前往密歇根州的特拉弗斯市(Traverse City)或威斯康星州的杰克逊波特(Jacksonport),这两个地方都会举办国家樱桃节。

芒果糯米饭,泰国

别指望在距离泰国千里之外的餐厅中品尝到正宗的芒果糯米饭,它堪称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甜点之一。这种传统的美食始于东南亚稻田中种植的糯米,淀粉粒与丰富的椰奶和棕榈糖相结合,即使在非常柔软的情况下也能保持嚼劲。

世界上有成百上千的芒果栽培品种,但正宗的泰国糯米芒果饭中的芒果,通常只使用两个受人欢迎的品种:南德迈(Na Dok mai),一种甜美的黄色水果,具有弯曲的曲线美,或者是青果,其酸度更高 与甜米饭搭配相得益彰。

太妃布丁,英国

这款居家甜点是英国风味甜品的终极之选,属于温暖的怀旧佳肴。一块柔软的蛋糕上撒上切碎的枣,然后浸入奶油酱中,其独特的风味来自糖蜜。

尽管大多数厨师都选择用结晶糖来代替糖蜜,但后者依然是一种受欢迎的甜味剂,而且它是英国工人阶级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注意的是,粘稠的太妃布丁与不列颠群岛以外所称呼的布丁并不是同一种东西,这里的“布丁”只是甜点的通用称呼,但它就是很受欢迎。

从威尔士到惠灵顿都有各种做法的太妃布丁,只要太阳不落,人们就不会放弃对于太妃布丁的喜爱。

塔丁苹果塔(Tarte Tatin),法国

如果你从未品尝过这种著名的法国甜点,那么它可能会给你带来美味的惊喜。在巴黎的糕点店橱窗中,杂乱与美味交织在一起——塔丁苹果塔最好要加上大量浓郁的奶油,还要放烤焦糖,首先要在一个沉重的锅中将苹果、糖和黄油分层,然后用面皮将其托起。面皮将热气腾腾的馅料密封住,随着苹果融化,糖就可以焦糖化。制作的关键在于将苹果塔从烤箱中端出来时,必须赶在融化的糖凝固之前将其翻转到盘子上。

提拉米苏,意大利

在这款现代意大利甜点中,奶油状的发泡马斯卡彭乳酪托着浸过咖啡的松脆饼,现如今它已成为全球甜品的中流砥柱。这也难怪,提拉米苏在意大利语中就有“带我走”的意思,它是咖啡、巧克力、奶油和酒精饮料的混合物,即使是最疲惫的味蕾也必定会被它激活。

大多数热爱糕点的历史学家都认为,这种美食起源于特雷维索(Treviso)的Le Beccherie餐厅,不过在八九十年代提拉米苏达到顶峰时,所有店家都宣称拥有这款甜点的发明全。无论其背后的真相如何,从翁布里亚到乌兰巴托,提拉米苏在菜单上都当之无愧。

三奶蛋糕(Tres Leches Cake),墨西哥和中美洲

蓬松的海绵蛋糕在这种奇妙的奶油甜点中成了传递大量风味的理想工具,三奶蛋糕名字中所说的“三种牛奶”通常是指甜炼乳、淡奶和奶油,它们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令人愉悦的蛋糕,它几乎等同于一种饮料。

虽然现在可以买到新鲜的牛奶,但甜炼乳的味道却可以回溯到食物很难保存——尤其是在温暖的气候下——的物资匮乏时代。即使到了冷藏卡车时代,粘稠的甜牛奶也保留了其独有的吸引力,并融合了世界各地备受喜爱的美食风味:你可以将其搅拌到泰国冰茶中,洒在拉帕多刨冰上,或者加入巴西的巧克力蛋糕Brigadeiro中。

查佛蛋糕(Trifle),英国

爽滑的雪利酒浸透着海绵蛋糕、果酱和奶油蛋,在实际的制作过程中,面包师会加上手头几乎所有甜美可口的食材,上面还要铺上一层鲜奶油。无论在两片蛋糕之间塞满什么,查佛蛋糕都会给人一种老式甜点的感觉。

查佛蛋糕的名称至少可以追溯到16世纪,但其配料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变化。即使同等历史的乳酒冻已从自制英国甜点的列表中消失,对于许多美食爱好者来说,查佛蛋糕仍保持着纯正奶油般的怀旧情怀。查佛蛋糕的长盛秘诀可能在于其宽容的性质。当我在奥克兰一家咖啡馆当学徒面包师时,一位糕点厨师就建议我说:只要口味正常,就不要太担心烤箱中端出的蛋糕看起来一团糟,最不济时,我们还可以把它放在碗里,称之为为查佛蛋糕。

红宝石(Tub Tim Krob),泰国

Tub Tim Krob在泰语中的意思是“脆皮红宝石”,作为一款甜点,你很难不爱上它的色彩鲜艳和提神。在享用完一顿泰国美食后,来上一份红宝石,你可以用它里面的碎冰和放入入香兰叶的甜椰子汁来缓解佳肴所带来的刺激感。

与香草相比,香兰具有独特的香气,但对于红宝石的爱好者来说,“红色的珠子”才是真正的宝藏。厨师在制作时,会将马蹄浸入新鲜的石榴汁糖浆中,放入木薯粉中滚滚,最后煮熟,这些珠子具有甜美的口感,既耐嚼又略带松脆感,还带有椰子汁中的少许咸味。这么说吧,一碗冰镇的红宝石就值得你坐趟飞机飞往曼谷。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