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群演,只需露脸单日报酬轻松上千

栏目:社会万象 编辑: 时间:2019年12月03日 22:24:09

以下文章来源于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作者张一瓜不公平?一边是国内群演一天拿着几十至一二百元不等的日薪,一边是国外群演只需露脸,便可以轻松获得800至千元以上的单日报酬。关于国

以下文章来源于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作者张一瓜

不公平?

一边是国内群演一天拿着几十至一二百元不等的日薪,一边是国外群演只需露脸,便可以轻松获得800至千元以上的单日报酬。关于国外群演受到的远高于国内群演的待遇新闻,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曾经,外国群演在国内并不多见,物以稀为贵,市场供求关系决定了他们所获酬劳相对较高的待遇。

如今,外国群演人数倍增,却依然备受礼遇,在剧组所受到的优待远高于国内群众演员,有人给出“我们是礼仪之邦”的理由,但这再难以阻挡悠悠众口对外国群演过于享受优待的讨伐和争议。

不过,你知道吗,关于国外群演的薪酬标准已经多年未变,而整个外国群演市场随着一波波面孔的迭代更新,内部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在中国发展的外国群演也有着自己的无助和挣扎。

被“优待”的外国群演:让座、被骂

备受礼遇却不自知。

李芳(化名)是某影视拍摄基地的一名资深群众演员,她曾不止一次有过为外国群演腾地儿、优先外国群演的经历。“有一次,我和其他群众演员在休息室待得好好的,然后一群外国群演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了,跟在后面的工作人员便撵我们出去,都是群演,谁比谁金贵是咋滴?”李芳抱怨道。

国内剧组给予外国群演更周到的照顾,提供高于国内群演2-3倍的薪资报酬,有的特约外国演员的日薪甚至达到5位数,但对于一些外国群演来说,这些回报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欣喜的,甚至认为理所当然。

一位有过海外剧组工作经验的执行导演向悦幕做出解释,“在国外,比如美国,群演时薪大约在十美元上下,固定工作时长是8个小时,如果剧组超时,需要按照双倍的工资结算。其实这样算下来,来中国做群演的外国人获得的回报和在美国做群演没什么差别。而且最重要的是,像国外的剧组都有很成熟的服务设施,流动水吧随时提供餐饮,所以基本不会出现像国内群众演员蹲在地上吃盒饭的不体面情形。

无论是大牌明星还是群众演员,剧组都会给予足够地尊重,否则这些演员一旦认为受到歧视或是待遇偏差,就会让剧组吃不了兜着走。与其说国外群演受到优待,不如说国内群演没有受到足够重视。”

由于国家文化潜移默化地影响,外国群演要比国内群演拥有更强的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这也促使他们在进入中国剧组做群演时,要求更多,并获得更多。

“外国人,特别是来自发达国家的外国人,他们对于时间特别敏感。如果他们是第一次拍戏,和他们说拍戏大约需要3个小时,那么如果在剧组超过三个小时,他们就不干了,甚至认为我在欺骗他。”一位专门负责外国群演经纪的Sofia和悦幕说道。

Sofia曾带过一名美国群演进组,后来由于在剧组等戏过长,超出所约定的时长,而被这位外国群演在网上公开讨伐。

“当时被他说成是黑心经纪人,还是很难过。在剧组等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国内的群演是按照日薪结算,所以我之后带其他外国群演进组拍戏,即使是拍两三个小时,我也会和他们说拍10个小时,以此避免此类事情发生。”

所谓外国群演受到优待,其实一方面是他们强烈的维护自身权益的意识使然,另一方面则是国内剧组仍未达到给予所有工种一视同仁的能力和匹配的专业致使。

而在中国,纵使外国群演得到了远高于国内群演的礼遇,但这一行当却并不能让他们长久停留。

没合同、花销大、有副业

自身不专业,行业不稳定,难以维持生计是根本。

随着来中国发展的国外友人越来越多,外国群演这个队伍也正在逐渐壮大,然而将外国群演打造成正规军仍难以实现。

来自澳大利亚的Simon来中国已经10年了,他曾在横店做过群演,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在浙江做外贸生意;而曾在吴京《战狼2》中扮演过外国军官的老杜,对表演异常痴迷的他,同时还要兼顾着教师这一职业。

在某一作品饰演角色的老杜

“在中国,做群演的外国人基本都是兼职,而不是他们的第一职业选择,因为这个行业收入太不稳定了,所以外国群演很难变得系统化和正规化。”Sofia说。

其实,看似在中国收入较高的外国人,他们的生活成本不容小觑。很多在北京生活的外国人,大多居住在三里屯和王府井周围,生活压力可想而知。靠做群演是难以支撑他们的日常生活的。一位被英国公司外派到中国来的Linda表示:“在北京生活感觉比在英国压力还要大,买房比在伦敦买房还要艰难,首付就要比英国高出太多。”

与此同时,在中国做群演的外国人并非专业出身,专业出身有着演员梦想的外国人也根本不会选择在中国发展。

“对于外国人来说,中国是一个比好莱坞还要难以实现演员梦想的国度。”外国群演Eddie话语里透露着无奈和失落。

在中国,外国演员虽然能够拿到相对较高的工资,然而饰演的角色其实都十分脸谱化,对于那些有着强烈演员梦想的外国人来说,中国拍摄的影视剧,外国人只能起到修饰作用,让影片显得国际化,但自身却永远无法担纲主角。

Sofia告诉悦幕,即使是那些外国特技演员,考虑到中国市场的不稳定,政策变化万千,他们也不敢轻易和中国影视公司签定长期契约。

来来去去的外国群演,在他们难以成为正规军背后,还有一个原因,即经纪团队的不专业和市场对外国群演需求难以预料的变化。

当前,负责与剧组对接外国群演工作的人大多非科班出身,有的是出身剧组的化妆师,有的是打入外国人社交圈的交际达人,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具备能够将如同一盘散沙的外国群演训练成一支正规军的能力,更不要提当前的市场所拍摄的影视项目对外国群演的不稳定需求。

没有稳定的项目,就意味着没有稳定的收入,没有稳定的收入就没有可以确保维持正常生活的物质基础,这恰是外国群演流动性较大的原因。

一天抵一个月,回去得“改行”,也去菲律宾

混不下去,留不下来。

Sofia负责外国群演工作已经十多年了,她对外国群演的主力变化有着明显的感知。“中国虽然不是外国演员圆梦的地方,却开始变成一些外国人捞金的场所。”

十年间,曾以发达国家的外国人为主力的外国群演,开始被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所替代。但无论群演主力怎么变化,不变的是,他们终究都会离开。

“在中国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很多从发达国家混不下去来中国的外国人,在中国也混不下去了,他们开始去泰国和菲律宾寻找机会,而像从乌克兰和俄罗斯来的外国人,他们来中国拥有很强的目的性,就是来赚钱的,等到赚到足够的钱,他们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国家。”

来中国捞金的乌克兰人

根据乌克兰独立新闻社报道,2019年乌克兰的全职员工平均工资仅为10573格里夫纳(约合人民币2700元),而来到中国做群演或是模特的乌克兰人,可能一天的工资便不止如此,特别是按照时薪结算的模特工作,她们在中国工作三个月便可以回到乌克兰全款买上一套房子。

不过,无论是在中国捞金的乌克兰人还是俄罗斯人,她们回到国内却再难以继续自己在中国从事的行当。

像在俄罗斯,做演员是有门槛的。出身科班是最基本的要求,而无论是什么级别的演员,每年要在剧场完成一定数目的舞台剧是硬性规定,没有人可以颠覆这套规矩。

曾在中国以做群演、模特支撑生活的俄罗斯人,回到俄罗斯并不会成为他们进入这个行当的垫脚石,而只能作为她们在中国谋生或是增加人生阅历的一段回忆。

一切归零,重新开始,继续自己曾经的生活,是大多数选择来中国捞金最终回到自己所在国家的人最终要面对的命运。兜兜转转回到起点,其中的变化或许就是金钱上的迅速富足吧。但这又能维持多久呢?

Sofia说,“35岁对于外国群演来说是个门槛,模特的花期更短。”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