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的妇人,孙权长女孙鲁班曾害死胞妹,僭害太子

栏目:历史趣闻 编辑: 时间:2019年11月25日 22:57:32

提到孙吴,人们就想起,孙坚,江东猛虎,讨伐董卓,斩杀华雄,不可一世;孙策雄姿意发,一统江东,打下东吴的基础;孙权领导江东与刘备打赢赤壁之战,曹操感叹生子当如孙仲谋。似乎孙家的人男人都

提到孙吴,人们就想起,孙坚,江东猛虎,讨伐董卓,斩杀华雄,不可一世;孙策雄姿意发,一统江东,打下东吴的基础;孙权领导江东与刘备打赢赤壁之战,曹操感叹生子当如孙仲谋。似乎孙家的人男人都是血一般的汉子,而孙家的女人就不一样了,就比如孙权的女儿孙鲁班。

孙鲁班,何许人也?孙鲁班,字大虎,吴郡富春人。孙权长女,母步皇后,朱公主的胞姐,弟弟兼从孙女婿为吴弟孙亮。初嫁周瑜长子周循,周循死后,改嫁右大司马全琮,故称为全公主。

孙鲁班私通堂侄,害死胞妹,僭害太子,进馋孙权,拉帮结派,利欲熏心,把吴国皇室搅得乌烟瘴气,完美的诠释了最毒妇人心。

话说周瑜死后,留下了二子一女,孙权感念前情,令太子孙登娶了周瑜的女儿,也就是后来的周妃,并将自己最喜爱的女儿嫁给周循,也就是孙鲁班。孙鲁班可开心了,周循那是出了名的英年才俊,有周瑜风范;孙登又是太子,他日做了皇帝,可是一大靠山啊,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可惜周循、孙登皆英年早逝,孙鲁班一下子没了靠山,心有不甘,在孙权的授意下,孙鲁班改嫁给右大司马全琮,从此她开启了荼毒东吴的新时代。

太子孙登死后,谁当太子就成为摆在孙权的一大问题,朝廷也分为两派:南阳王孙和一派和鲁王孙霸一派,孙和为人很好,文武双全,在吴国威望很高,朝中很多大臣也支持孙和,孙权很器重孙和,于是把孙权立为太子。

但是孙鲁班不乐意了,话说朝堂之事,一介女流就不要参与了。因为她和孙和母亲王夫人不和,这时她母亲步皇后已经去世了,后宫无主,如果孙和当上了皇帝,王夫人肯定就会成为皇后,于是孙鲁班在孙权生病期间暗中进馋离间,说孙和不务正业,说王夫人看到陛下兵种面露喜悦之色,导致孙权因此发怒王夫人,王夫人惶恐不安,不久后便郁郁而终。后来,孙皓继位后追尊王夫人为大懿皇后。

公元249年正月,全琮病逝,与自己意见不统一的丈夫总算是死了,全公主孙鲁班松了一口气。这时她已四十来岁,再嫁高位权臣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她干脆不做再嫁的打算,而是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情夫。孙鲁班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堂侄儿侍中孙峻。

孙峻也算英年才俊,作为皇族近亲,孙权十分信任他。虽然长了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却净做些道貌岸然的事情。他欺瞒孙权,祸乱东吴的后宫,与孙权多名的侍妾有染,人所共知,唯独孙权被埋在鼓里。孙鲁班虽年过四旬,却依旧风韵,而且孙权有非常习惯她,俩人私下便很快厮缠在一起。这对乱伦的男女很快就在废太子上达成共识:废孙和然后立孙亮。孙鲁班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响,因为孙亮娶了孙鲁班的侄孙女全氏,如果孙亮当上皇帝,孙鲁班便是小皇帝的亲姐姐兼堂奶奶。

和情妇达成共识后,孙鲁班自然而然的就将矛头指向了太子孙和,本来孙鲁班也不支持孙霸,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便和孙霸勾结,意欲达到废黜孙和的目的。霎时间,东吴进入了党争最为激烈的时期,史称“南鲁党争”。(南是代表太子孙和,鲁是代表鲁王孙霸 )

孙鲁班跟全寄等人整天在孙权面前进献谗言,孙权也就将信将疑了,但他也知孙霸无才无能,不堪大任,孙鲁班则伙同情妇孙峻趁机进馋孙权改立小儿孙亮,于是孙权决定废黜太子孙和改立小儿孙亮,朝廷老臣都为反对废黜太子,晚年的孙权昏庸自大,反而心生怒火,不仅将孙和流放到故鄣,还将陈正、陈象满门抄斩。

孙霸派不断的诋毁孙和也让孙权心生厌恶,孙权后将孙霸问责赐死,并诛杀全寄等鲁王党羽。孙权晚年有意重立孙和为太子,孙鲁班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孙和如果复位了,只怕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于是她再次联合孙峻和孙弘,阻止了孙权的行动。不久后,更进馋孙权颁下圣旨:废太子孙和为南阳王,贬居长沙,孙和被废后忧愤而死。

公元252年4月,东吴开国皇帝孙权去世了。晚年的孙权昏庸自大,他既开创了吴国,也为吴国覆灭埋下了致命祸根。孙鲁班则将小弟弟兼侄孙女婿的孙亮扶上了皇帝的宝座,她的奸夫孙峻也当上了辅政大臣。

孙鲁班的同胞妹妹孙鲁育,因初嫁朱据,史称“朱主”。鲁育不仅貌美,而且还跟步皇后一样善良贤惠。早在谋划废黜太子孙和之时,孙鲁班曾寻求妹妹支持。孙鲁育自是不同意,并还劝姐姐不要为睚眦之隙就去扰乱国家大事。孙鲁班自然不停妹妹的劝阻,反而记恨起妹妹,时时不忘找机会报复。

公元253年,孙氏家族发生内斗,故太子孙登之子孙英、以及孙峻的叔父孙仪,不满孙峻权倾朝野,恣意妄为,先后意欲为民除害杀掉孙峻,结果都没成功。逃脱后的孙峻立即诛杀孙英、孙仪。而这时,孙鲁班向奸夫谎称,孙鲁育是孙仪的同谋,可怜孙鲁育就这样红颜殒散,她可能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自己的亲生姐姐陷害的。

孙氏内乱以孙鲁育被孙鲁班害死而结束。孙峻死后,其堂弟孙綝把持朝政。公元257年,孙亮亲政,但施政常被孙綝的掣肘。孙亮厌恶孙綝专权,便开始追究孙鲁育被害之事。后来孙亮知道了孙鲁育之死与孙鲁班有关,便向孙鲁班询问孙鲁育的死因。孙鲁班说:“我实在不知道,是朱据的两个儿子朱熊、朱损向孙峻告的密。”于是便降诏诛杀朱熊与朱损。孙綝上表入谏求情,但孙亮不予准许,派遣左将军丁奉诛杀了朱熊与朱损。

朱熊与朱损都是孙綝的左膀右臂,臂膀被杀,孙綝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自此便与孙鲁班结下了梁子。

杀了朱熊与朱损后,孙亮与孙綝的矛盾便彻底公开化,孙鲁班为了自己的利益,便连同孙亮、全尚、刘承等讨论诛杀孙綝事宜。

但谋事不密,被孙亮的一个妃子知晓,那个妃子是孙綝从外甥女,于是偷偷向孙綝密报此事。孙綝连夜带兵缉拿了全尚,并派遣其弟孙恩在苍龙门外杀害了刘承。然后举兵包围皇宫,命令光禄勋盂宗到宗庙祭祀先帝,召集群臣宣布废掉孙亮,群臣十分震惊,无人敢违抗孙綝的命令。孙綝乃派遣中书郎李祟去夺取了玉玺,以诏书的形式向全国公布孙亮所谓的罪状。

施正劝孙綝立孙权六子琅邪王孙休为皇帝,于是孙綝将孙休迎回建业登基称帝,另将废帝孙亮贬为会稽王,送回封国;全尚则被流放至零陵郡,将孙鲁班流放到豫章郡。

到了孙休一朝,我们这位风流一世的全公主终于在众怒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知道她的父亲看见她的所作所为有何感想。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